归来的路


2




时间开出带咸味的花朵


 


莫道时间无形


我在一块岩石上看见时间的脸孔


就像在母羊的脸上看到的一样


 


时间靠供养万物占有万物


每一朵小野花都是时间的隐居所


每一朵小野花皆是时间的假相


 


我们去哪里寻找它的真身呢


苍蝇飞走了,留下蛆壳


蛆壳,竟也是它的外套


 


在茶卡,你会看见


时间开出古老而带咸味的花朵


空气里到处弥漫盐的芬芳


美丽的怀头他拉草原


 


美丽的怀头他拉草原上


传说中的可鲁克爱上传说中的托素


——公主爱上了牧羊人。传说……


 


哦,你看见的可鲁克湖就是那高贵的公主


你看见的托素湖就是那勇敢的牧羊人


——死亡让爱情永生。传说……


 


月光下,可鲁克从湖上坐起


用美妙的哀歌唤醒沉睡的爱侣


——梦游的托素起身赴约。传说……


 


殉情者在此找到抵达之路


倒映天空的湖水敞开天堂之门


——湖底开出白云的花朵。传说……






声音的呼唤 (组诗)


1291


1.我不表白


如果爱,就会发觉


有什么植物在内部生长


愉快的枝舒展愉快的叶儿


全都指向爱的方向


甚至,一只小小的蓓蕾忍不住——


嘘!我止住她的冲动


 


赶路的花朵


尽朝着难堪的暮年


不如让她在最后的驿站久留


不如守住那芬芳的秘密


将最后的梦也做安妥


 


太阳走出厚重的云层


万物全都感觉到温暖


可是,什么样的词语与之相称


我不表白,只将暖意领受


微笑,一如春天的白蜡树


 


2.还说爱吧


 


还说爱吧。当银雀飞来


我怎样毫不吝啬地摊开双手


用掌心和十指为它筑巢


我捧着那眼神和心跳


还有羽毛,面颊一样温柔


 


可是,多么不幸


——它已悄然飞走


 


梦之水边,温暖的草丛


一枚痛苦的卵儿,在四月


以最快的速度孵化一只小精怪


它迅速长大,超过它的母亲


翅膀遮住头顶的天空


 


还有那怪异的尖叫


在夜晚,惊落一颗寒星


 


 


3.一与多


 


孤独者,是内心强大的人


以自身的一,对应世界的多


——如那可见或不可见的星星


——以独守,面对宇宙的苍茫


 


孤独者独自咽下孤独的灵丹


心湖上就有卓异的白莲花开放


——与那花朵的光泽和香气同在


——孤独者始回到万物的秩序


 


孤独者也是最能担当黑暗之人


——倘黑暗使光亮更耀眼


——黑暗之中心就是智慧的果园


 


孤独者还是无畏的勇士


——连孤独都不怕,还怕什么呢


——只有胆小鬼混迹人群


 


 


4.三棵树


 


幸福,是一棵树


幸福树上的果子都是甜的


果皮鲜亮,闪着美味光泽


啊,请赐它们成功、欢乐、爱……的芳名


 


痛苦,是另一棵树


痛苦树上的果子都是苦的


果皮,啊,请别碰那果皮,一旦碰破


就会染上不幸、失意、沮丧……的病毒


 


在幸福与痛苦之间,是那第三棵树


不结果子的树,很高很大


扎根于平静的日子


那么,也给这树一个名字吧——是的,遗忘


 


 


5.放逐与回归


 


原先的世界,那留在身后的壳


我离开它,就获一次新生


现在,我是带着新生的光彩


寻找故居,同时,是带着新生的疼痛


 


把自己从一个新地方投掷回去


“必须的!”流行语这么说


新生的我似乎更有活力


而新生的壳脆薄,像个易碎品


 


回去吧!住你的老屋,会你的老友


做你的老本行,走你的老路


除非放逐得足够远——比死亡还远吗


任何理性的网也休想捕捉到……


 


 


6.记忆


 


仿佛莲子落入淤泥


那活的种子,有前途的种子


在合适的时辰,就会翻身,发芽……


开出洁白如瓷的花朵


梦一样,在夜晚,点亮


 


直到疲惫的花瓣儿凋落


重新变回莲子,更多的莲子


回到那淤泥的黑暗


等待重生。倘无重生的可能


便皈依淤泥。在更深的黑暗中


 


幽闭,但不腐烂……


 


 


7.荒野之歌


 


谁能读懂荒野


那自然与自由里的渴求


雨季用甘霖滋润


炎夏用大太阳温暖


昆虫和小鸟用不倦的歌,陪伴


 


就这样,由着性子疯长


是否也有你不懂的寂寞?在夜晚


渴望被占有、开辟


渴望改变、约束


换一种姿势


 


 


8.塑造


 


我用爱、怨、劳作、思考,塑造生活


也用烦恼,疼痛,患难和小快乐


生活转过身,用比这更多的手法塑造我


瞧,这表情、眼神和习惯的手势


这说话的语气,还有那叫气质的东西


——还有皱纹


迟缓的动作,将来会更迟缓


 


生活站在近处端详我


似乎总有什么地方不称意


如站在镜子前,打量那模样相仿的人


而镜子深处,一位老妇


早就在更远的地方等我了


每日睁开眼,都是向她走近


以一成不变的步子和耐心


 


当然,有一天——啊,不会太久


我将完整地走进她的内部


然后,一起等待,最后的结局


 


 


9.鞋子的表情


 


货架上的鞋子,每一只有每一只的表情


左边的表情和右边的表情


大一码的表情和小一码的表情


圆脸儿的表情尖脸儿的表情


付了钱你就可以带走


鞋子从不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鞋子听天由命


除非你自己改变了主意


——执意退货?


 


新鞋好看,但起初,不都舒服


“像婚姻一样。”被婚姻弄疼的人说


可婚姻不可随便解体,有钱也不行


鞋子,却能常换常新


——常换,没人骂你喜新厌旧


——不换,没人夸你系念旧情


“鞋子的不幸是随时可被抛弃?”


“鞋子的幸运是随时可获自由!”


 


 


10.蝴蝶标本


 


什么让你执意走向——死亡


如经不住风暴的花瓣儿——落了


跌落与挣扎的最后一瞬


小小头脑,被什么抽空,被什么充满


 


你不再是那个爱恋花园的精灵了


此后,也不再爱恋伴侣和春天


死亡关闭了重返梦境的门


还是将你囚禁在另一场梦里?


 


现在,栖落在一本书的两面纸页间


仿佛来到曾经梦见的山涧


这一部关于自然的书籍


到处有文字的小鸟和野花


 


文字里也有你同伴的身影


滤去墨香就能嗅出翅膀的气息


你该怎样适应这书本中的自然


或者,正做着别样的打算?


 


 


11.若隐若现的黑暗


 


仿佛河流流向浩淼的湖泊


我相信,有个地方也在远处等我


吸引我靠近。耐心来自两极


 


虽然看不见那里的景色


全盲的双脚却能感知方向


十个脚趾一齐用力


——不然,又能怎样


 


时常怀疑,在梦里,是否


早就去过那个地方了


啊,不只一个地方


——必得最后做出选择


 


谁能拒绝美的召唤呢


若隐若现的黑暗闪着幽光


如湖泊迎接缓慢到来的夕阳


 


 


12.贝的灾难


 


贝,是海上最精致的小屋


许多人幻想海神女在那里出生


女人幻想像海神女一样美丽


男人幻想娶海神女为妻


 


不仅如此,贝里还贮藏着美味


一盘水煮扇贝端上桌


粉红的舌尖,皆被罪孽诱惑


童话里的海神女,皆为恶魔劫掠


 


不仅如此,贝里还含着珍珠


——人类喜爱的宝物


谁能诋毁这美丽的借口


与灾难同行,成为贝的传说


 


 


13.逃难的落叶


 


我见过最美的落叶


来自自然随处可见的宫殿


风悄然驶过——捎脚的马车


 


出行之优雅、快乐


关乎内在宁静和喜悦


是一种听天由命的从容


抑或,权作按部就班的领赏


 


最美的落叶穿着最美的华服


像新娘穿上明艳的嫁妆


土地,雨水,阳光


织出最好的绸缎和花边


 


可眼下,终归是愁惨事件


寒流袭来,满街匆忙的逃难者


脸儿苍白,身子蜷缩


 


 


14.白昼与黑夜


 


白昼是那些——白色的环


黑夜是那些——黑色的环


岁月是这一串黑白相间的铰链


提起或放下,尽是唏里哗拉的声音


 


最初,谁把这物件交到手上


并迫使生命附在上面


让冷的链条温暖,而生长


——按预先计算的长度


 


一串不可把握的数字


像荒漠里突然出现一列火车


八节还是八十节,谁说得上


即使你不是车上乘客


                                                     


眼前这一闪一闪的时辰


却残留痛苦或快乐的质感


后面一节犹在黑暗里


前面一节已陷入更深的黑暗


 


 


15.声音的召唤


 


即便躲在屋子里


关严所有门窗


即便拉上窗帘,把门闩死


声音也还是毫不费力地钻进来


——不只通过缝隙


有时是直接穿过玻璃


 


我的左耳忽然吹过一缕女人的咏叹调


它只是打耳朵经过


甚至没有伫足,就飘忽远逝了


我的右耳像挨了蜜蜂的蜇


刺痛一直穿过左耳——却不是


真的蜜蜂,是被踩死的汽车


 


有一种不明的声音


在太阳穴上给了我一拳


另一种声音猛烈击打后背


——它来工地的震捣机


还有一种声音,真是痛苦至极


它一断一断切割——我的肢体


 


这个下午,我呆在屋里


就这样成了“出气筒”


忍受声音各式各样的发泄


有时是折磨,有时是蹂躏


——有时用手,有时用脚


可这真是奇迹!我居然活下来


 


——活着,并回应声音的召唤

《红豆》2010年第1期

说到春天


127


当春天再度造访


                                                      


当春天再度造访我们的寄居地


在紧闭的坟墓前,它伫足


倾听河水呢喃,梦靥一般


间或,一两声咳嗽


似来自,去年此处的一位老妇人


 


稍迟疑,照例留下红桃绿柳


不像我们,偏向石头刻下:


“到此一游”


一阵旋风,倏然跃上青冈


竟是我们的松狮犬——急切的灵魂


 


等待自己


 


就这样,又一个春天到来


我坐在溪岸上,等待


希望随后到来的是你


——我的过客,我尊贵的强盗


 


你带来的雏菊花早已枯萎


而芳香犹在,如你那甜言蜜语


当我坐在溪岸追忆


一只蜜蜂在四周飞来飞去


 


这擅打劫的小东西


也来效仿你的不义吗


想着那被你哄去的种种


一丝快乐竟也盖过了怅惘


 


毕竟你的掠夺证实,我有过


花不完的金子。可是


何不把装金子的口袋一并掠去


空空等你,就这样,更像等待自己


 


总记得那样的春日


 


总记得那样的春日


桃花的粉红消息已经发布


洋葱的快马还在路上


我坐在屋后园子里


读中学课本


头脑缠绕公式的线团


眼睛为跳来跳去的食米鸟拴住


我羡慕它没有功课烦恼


只有游戏和吃不完的零食


邻居隔着篱笆小声对我父亲说:


她真是个用功的孩子!


父亲不搭茬儿


像似只顾忙着种土豆


他矜持的表情里有泥土的美德


我收回眼神


只当什么也没听见


 


眼下,是父亲在那边的第六个春天了


当我如此这般地


想起他年轻时这往事


他是否也刚好如此这般地——想起


或梦见——他的小女儿


 


一片落叶


 


雪地上,一片黑黑的落叶


在五步之遥捉住我心


像死神自己一样迅疾


 


我回忆它不久前的面孔


整个涂着傲慢的黄金


帘卷西风十月天空下幸福得发抖


 


更早的时候,成群的绿叶


栖在树上,比星星繁密


我轻轻呼唤那美名:格瑞恩


 


要我如何说起你的春天


在春天里看见娇嫩的孩子


总会感动得流泪,为复活的世界

2010:门牌或界碑



1



1


新年的钟声响了——


遥远的回音,清越悠长,


仿佛来自夜空的月亮,


仿佛月光,洒向节日狂欢的街巷。


霓虹灯更加神秘地闪烁,


盛酒的杯子发出破碎声,


尔后,心与心轻轻相碰,


——隔着桌子,情人与情人。


——隔着积木城墙,母亲与孩童。


 


2


——这是告别的时刻。


——也是驱逐的时刻。


执掌光阴的神挥动钟锤,


他威严的目光注视我们,像水星。


除了枯死的紫罗兰,


除了陪葬的蝴蝶,失踪的小鸟,


留在自然的墓园里,


归入时间永恒的花名册。


我们,继续赶路的众生,


市长与市民,


法官与囚犯,


富人与穷人,


连同蚂蚁和苍蝇——


全被逐出——2009


一秒也不容耽搁。


 


3


我听见大门在身后闭合,


轰隆隆——


沉闷,如滚过夏夜的雷声。


随后,有闪电东篱把酒黄昏后击穿天灵盖儿的刺痛。


忍不住回头,


忍不住大声喊:


永别了!


却不是:再见!


——谁会傻到跟旧年说再见呢?


 


4


在瞬间的黑暗与空白中,


有一种茫然,不可避免。


像秋天的落叶,


随风漂泊的舟子,


承载太多韶华的记忆。


好在从树梢到地面


距离并不遥远。


来自地心的关怀


会帮你找到落脚之地,


让心灵倚住石头,甚至更妥帖。


揉揉眼睛,


一串数字映在虚空的墙上,


2010——上帝的密码。


——如果活着,就是镀金的门牌。


——如果死去,就是石头的界碑。


 


5


看见虚掩的门,


看见门廊上缠绕的熟悉的葡萄藤,


你会和我一样安静下来,


甚至有一丝欢喜


在瞳仁里幻化橘红的火苗。


然后,相互拥抱,小声安慰:


到了,下一站!


是的,到了——时间的客栈!


到了——宇宙中广大无边的收容所!


 


6


不管你已经活得多么陈旧,


不管你从陈年的坟墓里带来多少古董,


凡蒙尘的,且放脚边,


或者,摆在记忆的搁架上


一回头就能看见的地方。


你要腾出双手,接受神赐的种子,


以及一小块新划分的土地。


插上你名字的标牌,


您就是那小小地盘的主。


您只管拿出统治者的姿态来,


选择种油菜、麦子,还是薰衣草,


您有自由,随您的便!


时间之神公平正义,


即便乞丐或疯子,


一样享有播种、收获的权力。


 


7


四季将再次展开卷轴。


“总是雷同,


像看了一百遍的折子戏。”


可天下几人阅过一百遍春秋呢?


到处是司空见惯的风景,


细节却不总停留在视野中。


比如,一棵树/树上的繁花,


不总在某一条路上等你。


你经过,你看见,


更多的时候,


你告别——用临终的眼。


或者,它告别——


用纷飞的落叶或花瓣儿。


 


8


元旦!元旦!


东地平线抛出第一个红气球,


当它在西地平线的树梢上炸裂,


我知道,这一轮的365个红气球


已经少了一个。


此后的每个傍晚,


我将不由自主地等待


听到“噗”一声,


然后,以一声轻叹回应。


 


9


而另一个我,多么孩子气的我,


在速描本上一遍一遍


写下:2010


盯着满纸相同的数字,


直到它们全都转动起来,


像游乐场孩子们坐的旋转木马,


——不,是旋转着飞翔的一群天鹅。


2——全都扬起头,


下摆拉成平坦的身子。


顽童们——两两骑在上面,


前边的靠着1的小椅背,

后边的靠着天鹅上翘的尾巴。

2009.12.27

城市森林


090628


城市森林


 


 


曾经,一位马背上的皇帝


死了,葬了——三百多年


庄严的皇家墓园外


一片小树儿活了,长大


长成参天古木


繁衍数不清的子孙——三百多年


这,就是我的城市森林的来历


 


昭陵,曾经庄严的皇家墓地


偏安城外,像城市腮边的痣


神秘,壮观,美不可言


怎奈,阴阳禁忌罩着


——双重的面纱


臣民之手有不染指的信条


 


时异境迁。天下事——三百多年


那树中的老祖宗可都记得?


谁,什么时候,在墓园外


盖起第一座民房?房子也繁衍房子么


如今,层层叠叠的楼宇


将墓园与森林裹在城中,长眠的帝、后


成了隔墙而居的邻居?


 


常幻想,那一对墓主人


倘真活过来,多好


那个叫皇太极的老头儿


和他的博尔济吉特氏老伴儿


像随便哪一对退休老夫妻


双手抱膝,闲坐小凳上


打量往来过客——啊,他们是坐在


自家的月牙宝城门口


看幸福的人们


享受他们的森林花园


看老邻居们毫不见外地在园中散步


看孩子们骑单车、玩滑板


看年轻人,不知脸红地谈情说爱


——当然,随他们去吧


远道而来的外乡人,喜欢


拍拍廊柱,对古老的殿阁


指指点点。提起陈年往事


令他们快慰,也,不安


——当然,随他们怎么说


……


 


我只知道,没有这对墓主人


就没有我的城市森林


只是,我还不到享清福的年纪


这园林也不是想来就来


总要等到季节切换,才想起


把自己跟园林相连的路,系紧


是的,总要等到季节切换


那林中的古木,才听到


我的心跳和不擅打扰的脚步声


皇帝和皇后


灵魂催生的花朵


也总在季节切换时


散发特别好闻的香味儿


 


春天,追着园中的小草跑来跑去


把不知名的小野花


缀满钮扣儿,花香多么近


仿佛来自,自己的肌体,而我


多么清新,仿佛重新来过一样


连森林中的松鼠也会——伫足侧目


至于鸟儿,我该怎么说


它们的歌乐如此动听


可只要你靠近


乐音就会止歇,仿佛距离


是控制歌喉的按键


然后,你听到翅膀扑动的声音


——奇怪,在鸟的眼里


人,有那么不可靠么?


 


到了夏天,就不怎么去森林了


夏天,森林繁盛得让人透不过气


耐心等待秋风起来


金黄的叶雨纷纷飘落


沿林中小路穿行


如同穿行在森林的掌纹上


每一条路径都暗示了不同的结局


令人想到命运,想死亡的事


从秋天的森林归来


人就会变得深刻又深邃


 


雪后到林中去,在冬天


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圣洁的事


到处都被白雪覆盖了


到处是 ** 琼枝


寒风在林间穿过


衣袂刮落树枝上的雪


鸟在看不见的地方鸣叫


仿佛在看不见的天堂里的光里


站在雪后的森林中


呼吸凉润的空气


肺腑也被大雪洗过一样

便暗自喜悦:又干净一回

《早晨,我来过的小径》


090641


早晨,我来过的小径


 



早晨,我来过的小径,


清风更早地来过?


手指拂过每一朵玫瑰——不经意地?


它轻率的背影后面,


留下几片落红——默默地!


不胜娇羞……


大地接住那美艳的花瓣儿,


又把眩晕的哪一朵安抚?


 


所谓细节,都在麻雀眼里了,


它站在枝头创作别样情歌。


 


这一天,有多么可爱的开端!


我在园中散步,
眼前之美好,都是写给你的情书。

跟酒走吧


004



跟酒走吧


 


 


跟酒走吧!酒的天空


——葡萄紫,玫瑰红


 


跟酒走吧!到狄俄尼索斯那儿去


看看他的葡萄园和酿酒屋


看看阿里阿德涅的空床


到现在可还空着?


 


跟酒走吧!让这精灵把你带走


带到黑暗的密室中去


恶作剧般的绑架


然后向理智索要赎金


 


跟酒走吧!也要带上这锦囊


通向天庭的路都在里面了


只是在醒来前


不要将它打开,不要打开


 


跟酒走吧!酒的夜空


——葡萄紫,玫瑰红


200916


 



盛宴


 


从春——到秋——


从多汁的草叶到花朵、果实


自然以主人的身份摆开盛宴


邀请人及万物分享美味


 


牛与羊,飞鸟与昆虫……


云集而来,分散开去


自然喜欢看着客人开怀畅饮


喜欢他们谈天说地,唱多情的歌


 


阳光往蝴蝶的杯里加了太多蜜


她专情酣饮,只为满足离去


离去,且留下舞之幻像


 


一切在自然中享受过的生命


都有理由睡去。杯盘狼藉后


——只有人,心有不甘


200917


 



一与多


 


孤独者,是内心强大的人


以自身的一,对应世界的多


——如那可见或不可见的星星


——以独守,面对宇宙的苍茫


 


孤独者独自咽下孤独的灵丹


内心的水面就有卓异的白莲花开放


——与那花朵的光泽和香气同在


——孤独者,始回到万物的秩序


 


孤独者也是最能担当黑暗的人


——倘黑暗使光亮更耀眼


——黑暗的中心就是智慧的苹果园


 


孤独者还是无畏的勇士


——他连孤独都不怕,还怕什么呢


——只有胆小鬼才混在人群里


200918


 


 


三棵树


 


幸福,是一棵树


幸福树上的果子都是甜的


果皮色彩鲜亮,闪着美味的光泽


啊,请赐它们成功、欢乐、爱、愉悦……的芳名


 


痛苦,也是一棵树


痛苦树上的果子都是苦的


果皮,啊,请别碰那果皮,一旦碰破


你会染上不幸、失意、沮丧、难过……的痛毒


 


在幸福与痛苦之间,是那第三棵树


不结果子的树,很高很大


扎根于风平浪静的日子


那么,也给这树一个名字吧——是的,遗忘


2009221


 



放逐与回归


 


原先的世界,那留在身后的壳


我离开它,就获得一次新生


现在,我是带着新生的光彩


寻找故居,同时,是带着新生的伤感


 


把自己从一个新地方投掷回去


“必须的!”流行语这么说


新生的我似乎更有生命力


而新生的壳显得脆薄,甚至像个易碎品


 


回去吧!住你的老屋,会你的老友


做你的老本行,走你的老路


除非放逐得足够远——有彼岸那么远?


任何一张理性的网都别想够得到……


2009221


 


 


记忆


 


仿佛莲子落入淤泥


那活的种子,有前途的种子


在合适的时辰,就会翻身,发芽……


开出洁白如瓷的花朵


梦一样,在夜晚,照亮你


 


直到疲惫的花瓣儿凋落


重新变回莲子,更多的莲子


回到那淤泥的黑暗


等待重生。倘无重生的可能


便归依淤泥。在更深的黑暗中


 


幽闭,但不腐烂……


2009221


 



荒野之歌


 


谁能读懂荒野


那自然与自由里的渴求


雨季用甘霖滋润它


炎夏用大太阳温暖它


昆虫和小鸟用不倦的歌,陪伴


 


就这样,由着性子疯长


是否也有你不懂的寂寞?在夜晚


渴望被占有、开辟


渴望改变、约束


活出另一种样子


2009221


 



塑造


 


我用爱、怨、劳作、思考,塑造我的生活


也用烦恼,疼痛,患难和小快乐


生活转过身,用比这更多的手法塑造我


瞧,这表情、眼神和习惯的手势


这说话的语气,还有那叫气质的东西


——还有皱纹


迟缓的动作,将来会更迟缓


 


生活站在近处端详我


似乎总有什么地方不称意


如我站在镜子前打量那模样相仿的人


而镜子深处,一位老人


早就在更远的地方等着我了


我每日睁开眼睛,就是向她走近


以一成不变的步子和耐心


 


我知道,有一天——啊,不会太久


我将完整地走进她的内部


然后,和她一起等待,最后的结局


2009225


 



鞋子的表情


 


货架上的鞋子,每一只有每一只的表情


左边的表情和右边的表情


大一码的表情和小一码的表情


圆脸儿的表情尖脸儿的表情


付了钱你就可以带走


鞋子从不抗东篱把酒黄昏后议,鞋子听天由命


除非你自己改变了主意


——执意退货?


 


新鞋好看,但起初,不都舒服


“像婚姻一样”,被婚姻弄疼的人说


而婚姻不可随便解体,有钱也不行


鞋子,却能常换常新


——常换,没人骂你喜新厌旧


——不换,没人夸你系念旧情


“鞋子的不幸是随时可能被抛弃?”


“鞋子的幸运是随时可以获自由!”


2009226


 



失却的灵魂


 


下雪了!满世界分享到祥瑞


一只麻雀站在光秃的树枝上


望着我,大胆又羞怯


——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她小小的脑袋里,转动着


怎样一只记忆的风轮


从那犹疑的眼睛里探问我的


可是我自己失却的灵魂?


 


我呆立着,不敢冒然靠近


可惊异的表情还是把她吓坏了


她振翅飞起,像抛出的石子


——落向远处的雪地


 


啊,你这孩子气的小鸟


我的得而复失的前世之因


我将怎样辨识你月光下的鸣叫


你小小的身影,破晓时,随众鸟入林


2009226


 


 


蝴蝶标本


 


什么让你执意走向——死亡


如经不住风暴诱惑的花瓣儿——落了


那跌落与挣扎的最后一瞬


小小的头脑,被什么抽空,被什么充满


 


你不再是那个爱恋花园的精灵了


此后,也不再爱恋伴侣和春天


死亡关闭了重返梦境的门


还是,又将你囚禁在另一场梦境里


 


现在,栖落在一本书的两面纸页之间


你可是来到了曾经梦着的某个山涧


这是一部关于自然的书籍


到处有文字的小鸟、野花和流泉


 


文字里也有你和你同类的身影


需要滤去墨香方能嗅出翅膀的气息


你该怎样适应这书本中自然


或者,正做着别样存在的打算


2009227


 



若隐若现的黑暗


 


仿佛河流流向浩淼的美的湖泊


我相信,有什么地方也在远处等我


吸引我向它靠近。耐心来自两极


 


虽然看不见那里的景色


全盲的双脚却能感知它的方向


十个脚趾一齐用力——不然,又能怎样


 


时常怀疑,在梦里,是否


早就去过那个地方了


啊,不只一个地方,必得最后做出选择


 


谁能拒绝美的召唤呢


那若隐若现的黑暗闪着幽光


仿佛天边的湖泊迎接缓慢到来的夕阳


2009228

我不表白


003


我不表白


 


如果爱,我会觉察到


有什么植物在内部生长


愉快的枝捧着愉快的叶儿


全都朝着爱的方向


一朵小小的花蕾忍不住——


嘘!我止住她的冲动


 


绽放的花儿,迟早会谢


不如让她在穹隆里呆得更久


不如守住那秘密的芬芳


把最后的梦也做安妥


 


太阳走出阴翳的云层


万物全都感觉到那般暖意


可是,什么样的词语与之相称


我不表白,只将那暖意领受


微笑,一如身边被照亮的白腊树


 


 


还说爱吧


 


还说爱吧。当爱的银雀飞来


我怎样毫不吝啬地伸出双手


用掌心和十指为它筑巢


我幸福地捧着那眼神和心跳


还有羽毛,面颊一样温柔


 


可是,它几时无声地飞离


在我温暖的梦境四月的草丛和水边


徒然地,留下一枚痛苦的卵儿


痛苦以最快的速度孵化出一只精怪


迅速长大,远远大过它的母亲


翅膀的黑暗遮住我头顶的天空


还有那怪异的叫声


在夜晚,总是令我难眠


 



风暴


 


发令枪骤然响起的瞬间


风暴蹿出起跑线——九级?十二级?


风暴掠过旷野和杂树丛


卷走数不清的花朵和败叶


数不清的美丽衣衫被撕碎


 


风暴掠过一片枫树林


捣毁了整个染料厂


到处是打碎的染料瓶


到处是冷冽的红


光秃的树,啊,一贫如洗者


向天空举起愤怒的手臂


 


总有未被卷走的事物


紧抓住大地,也被大地紧紧抓住


风暴赠予呐喊与狂奔的动势


风暴过后,守住寂静


想被卷走的欲望,渐渐熄灭


 



等待桃花


 


等待桃花的日子里


不停地走近那些陌生人


为他们脸上禁不住的喜悦感动


如同感动于破土而出的春草


 


走近那个挖野菜的老妇人


她长及脚踝的格裙子


被微风雕出优雅的曲线


她向草地躬下身子的侧影


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油画


 


走近拎鸟笼子的老头儿


向他打听一种植物的名字


“鸭掌莲”——他说


口气坚定得像植物学教授


或者,像一部活的《植物图谱》


 


可爱的花园里,丁香花


就要开放——忍不住说出“紫”


花匠忙碌不停,蚂蚁一样搬运


一切的美,上帝早已设计


花匠的差事就是帮一把手


 


一只小狗进入小径


望着花匠小声咕哝


一副爱管闲事的邻居的派头——


“我倒要看看你把这园子弄成啥样”


两只小燕儿在屋檐下尖声鸣叫——


“看过来!看过来!”


那里有它们的新巢以资炫耀


 


万物都加入春天的创造


而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或者,也是一个不可少的“物”


被造物主添置在香径上


 



溪流向哪流


 


溪流用“流动”告诉你


它正去往要去的地方


意志坚决,谁也别想拦住


如同爱情让一个人着魔


什么地方,准有仙境招引着


 


流水一刻不停地赶路


不理会岸上的风景挽留


不在乎黑夜的孤独、凄冷


甚至,连疲惫也不在乎


瞧它拐弯儿的样子,活像个疯子


 


直到雪的尸布盖住大地


绕不过的命运——可怕的苍白


流水思考着,因思考而放慢脚步


直到自己成为冷酷的冰


一整个冬天都没法想通了


 


你能想象,流水最终找到了仙境


它怎样热切地拥抱了它


融入其中,得意忘形


而欲望的源流仍旧一路奔赴


——总嫌不够爱,总嫌爱得不够


 


 


时间


 


没有时间,什么事也成不了


——除非,除非上帝本人


 


给你种子,给你泥土,水和阳光


给你清风的如意,玉露的称心


现在,请以上帝的口气吩咐:


“地要生发青草并结果子的树木!”


种子会以怎样的沉默回应呢——


“这个不难,只要有足够的时间。”


 


三月,我在园中种下玫瑰


我施肥、浇水、松土


却不能即刻看着玫瑰长高,开出花朵


你得有足够的耐心啊


等它们把时间一小口一小口地咽下去


仿佛那才是不可缺少的养料


 


时间从哪一扇门进入花朵的房子


又用怎样的小勺儿喂大我腹中的胎儿


我无知地果园里走着,听见


一群蜜蜂围着新的王台争论不休


为一枚卵儿能否诞生未来的王后


时间说:“别急,到时间你们就知道了。”


 


田里的农民也争论不休


他们抱怨种田成本太高了


水电农机种子化肥农药雇工……


只有时间是白给的……


可时间也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农忙时你想多一天工夫,老天不借也不卖……”


 


年轻时,时间是随时可以跑丢的鞋子


现在,它也还是随时可能跑丢


不过,我已养成系紧鞋带儿的习惯


 

致陌生访客


1-13

致陌生访客


 


心老了。卜居林泉深处


听不见频繁的敲门声


看不见杂沓的脚步入入出出


 


却总觉察到,清寂的小院


被不断到来的访客打量过了


一些角落被好奇的手翻过


留下感叹——词语的白色垃圾


 


担心有什么东西会被踢翻


破碎的瓦罐找不回原初的静好


担心,莽撞的羊损毁树篱


白白啃光水井边的萱草


 


原谅我称你们闯入者


如果月亮倍受地球人打扰


月亮也会这么说


20081228

《蝴蝶》


001

蝴蝶


 


两扇大门是一对前翅


两扇小窗是一对后翅


推开门,推开窗


大千世界就在眼前了


 


不停地,推开门推开窗


就能走到世界的深处去


阳光的深处——


野花的深处——


 


(午睡的羊儿梦的深处——


一只蝴蝶落在亲爱的草叶上


午睡的牧羊人梦的深处——


一只蝴蝶落上恋人的肩)


 


蜜的深处——


凉的深处——


光阴的深处——


有一种力量帮你关好门关好窗


 


一本只有四页的小册子


一部薄薄的传记


谁忍心翻阅


谁的手指就会沾满字迹


2008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