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叶蝶(组诗)

 

 

 

 

 

 

 

 

 

 

 

 

 

 

牡丹园之夏

 

除了蝉鸣没有别的声音了

除了蝉鸣和轻手轻脚的风

除了蝉鸣和你眼里的一声叹息

 

热闹的集会散去,姑娘们已走薄雾浓云愁永昼

以及华美的罗衣、叮咚的配饰

在笑声中,搭上春日的舟楫

 

空静的戏园里,只留下

旧的道具、新的尘埃

看园的蝉,用琴声把八月填满

 

炎热的正午,葵花目光卷曲

像不堪困倦的少瑞脑消金兽

恍惚中,一些往事转过身去

 

一首诗的诞生

 

黎明,我在迷人的园中散步

一边把画眉鸟的音符品尝

美妙的甜漫上舌尖儿

 

另一条幽深的芳径

晨曦正把紫罗兰照亮

随后——梦中的缪斯登场

 

就这样,两个似曾相识的女子

撞个满怀。“哎哟!”“哟——”

笑声溅起四月的花香

 

一只孵化期的燕子回到巢中

幸福地等待——诗的精灵

破壳而出——伴着低低的叫声

 

枯叶蝶

 

先是在一丛蔷薇花上看见它

然后,在花阴下被遗忘的井沿

接着,在井中一只蟾蜍的瞎眼

 

枯叶蝶,哪里是昆虫的同类

分明是枯叶的灵魂

抑或是某棵枯树的化身

 

枯叶蝶飞起来,你看见

却不能摘到它

正如摘下一片淡淡的忧愁

 

——从苍老的老妇人的脸颊

——从旧日恋人的目光

——从花园里已然衰败的玉簪花

 

痛苦的级别

 

“我痛苦得要死!”

少女被失恋囚禁在牢笼里

不给茶饭,连睡眠也被拿去

 

刑满后,偎入另一个男人怀里

穿上鸽子的婚纱,涂上鸽子的眼影

公主的幸福不过如此

 

“是时间让我得救!”

时间却浑然无知,既盲又聋

否则,该为拣来的功劳得意

 

能剔除的痛苦,最多是颗良性肿瘤

而致命的爱情扩散到灵魂

至死也无法从烬灰中分离

 

心问

 

心问:您有多久没顾念我了?

我沉默不语,两颊灼烧

像纸片儿,瞬间变成纸灰

 

在脸面前,张开的双手猛然刹住

随后是一声惊恐的尖叫

——还好,脸仍保留脸的形状

 

而震惊于我不仅如此

倘不为心灵,我为脑袋活吗?

脑袋为嘴巴活吗?

 

嘴巴为骨头?骨头为衣衫?

瞧,这华美的袍子,纸灰的容颜

此外,是没来由的一派春光

 

我没有辩驳的理由

 

我没有辩驳的理由,只有粗糙的眼泪

一双曾经合脚的鞋子——

落满遗忘的尘埃,左右闷闷不乐

 

显然,鞋子也在抱怨我情薄

“好吧,现在,我是我自己的!”

——好吧,我已收复万里山河

 

沿着弯曲的海岸和笔直的地平线

野花用芬芳的旗语指引

心,与我相随,似年轻的侣伴

 

更多的时候,它是一只导盲犬

跑在前面,不时扭头温柔地看看我

——是的,它比我知道应该去哪儿

 

柏山清泉寺

 

柏——是我羡慕却不曾嫉妒的柏吗

从万株柏前走过,犹如走过众僧

我垂着头,为自卑的脚背自卑

 

山——是我深爱却不能久留的山吗

当比山大的寂寞压过来

一只小鸟的鸣叫就会把我带走

 

清——是我一眼望到底却不知底在何处的清吗

世事总是让我看酸了眼睛

又看酸了心

 

泉——是让我解渴却不会为我止渴的泉吗

它看上去是从深山流出来的

却更像流自佛的眉心

 

寺——是我只能走近却不能走进的寺吗

清凉的钟声洗净我的耳朵

却不能洗净我的血液

 

那以后……

 

那以后,我的杯子空着

——正如空着的心

我已不再为它斟酒

 

那以后,我总是低头走路

——正如习惯仰望夜空

我已不在意前方的风景

 

那以后,我一个人独处

——正如与你待在一起

听不到回忆以外的声音

 

那以后,我一定活了很久

——正如死去很久一样

想不起失落在尘世的梦

 

某个安静的午后

 

小像有邮票大小和邮票样的剧齿儿。

如果贴在信封上寄出去,

谁收到它,便是收到少女的忧伤和眼泪。

 

“为什么不是蜜糖或珍珠? ”

海水不是最蓝的,也不最灰;

天空不是最阴的,即使不最晴……

 

小像的我镜子的我影子的我

梦境的我河流的我,你的瞳仁的我……

某个安静的午后,一同到来。

 

围拢和沉默令十指不安。

灵魂——那从不露面的密友,

用权威的话语宽慰:“啊,别担心……”

 

天真的心

 

天真的心渴望梦里的荒原

渴望到达最远的远和最深的深

渴望一种召唤,神秘而不知来处

 

渴望大风从四面包围

砂子打在石头的脸上,像锋利的钉子

渴望疼痛,让石头流出血来

 

渴望时光倒流,太阳从西边出来

洪水再一次包住地球

渴望地球,回到永生的沉睡

 

渴望人类的种子在沉思中反省

然后,随万物重生

渴望婴儿像星星一样干净

 

清明,或探亲节

 

父亲,听到我走向您的脚步吗

早春,大地多么空旷

金黄的小路通向您的圆屋多么寂静

 

大风向我袭来,多像一群狗

狂热地舔着我的脸,却不伤害我

那是您饲养的家犬?在给您报信儿?

 

现在,父亲,不管推开哪扇门

请快些出来,接过我臂弯的食篮

烧酒。盐豆。烟草的香味唤醒冬眠的蜥蜴

 

在金色的苍穹下,世界的外面

青草装饰了您的庭院

时光,像牵牛花一样盛开——

 

石经寺

 

经书只为圣徒们打开。我相信:

一部经书就是一座神圣的寺院

一页经玉枕纱厨文就是一片神秘的花园

 

而我不是圣徒,连信徒也不够格

即使将我锁在这石经砌成的寺院

我对《甘珠尔》的认知也不比一只小鸟多

 

甚至,羞于以小鸟作比

在石经寺,我看见一只雨燕落在

佛塔上。仿佛塔尖儿的一个小饰物

 

而在高高的石经墙脚下

一队蚂蚁,依次爬上石经板

用触角阅读——我不懂的藏文

 

刊于《诗歌风赏》(2013第二卷 主编 娜仁琪琪格)

在时间的河上

 

 

 

 

 

 

 

 

 

 

 

 

 

 

一只静好的杯子

如果说——今日

被我用

劳作与疲惫

一些庸常琐事

一点小快乐,以及

一堆不尽人意的烦恼

充满

那么——明天

我期待,啊,不如说

我祈祷

它是一只静好的空杯子

除了时间的纯净水

除了月光的奶和日光的蜜

一滴一滴

注入

我宁愿用目光品尝这上帝的琼浆

而不沾染

本不洁净的手指

 

秋风与槭树之舞

 

就这样,我经过你的节日

——经过你的吉日

多情的肩膀轻擦你的霞帔

 

就这样,我惊叹的凉气

让一只蝴蝶慌不择路

她撞上你喜庆的红,并晕倒

 

倒下吧!我已无意将什么扶起

最后的舞台上,只有你——

美艳的霞帔轻擦我手臂

 

急促地喘息,因为赶了太远的路

因为盛夏的长廊过于漫长

葡萄藤蔓——过于甜蜜

 

别怪我隐去英雄的甲胄与脸孔

只用灵魂抱紧你,穿过你

落叶缤纷,恰似你轻解罗衣

 

故地重游

 

我是说,我先前来过这里——

有摆成北斗星的石子儿为证

就像一本书特别喜爱的一页

——我用折角作记号

 

可是,离开后的许多时日

谁占了这地盘,把光阴消磨

谁弄乱了萱草的眠床——

又毁了玉簪花的纯洁——

 

啊,多么可惜!倘是黑塞的

“提契诺”,那描写夏日的一章

就这样,被翻黄、翻烂了

 

一只小鸟歇在光秃的枝上

偏过脸来朝我鸣叫——

若非感慨不迭,便是将我取笑

 

 心神何以总难凝聚

 

心神何以总难凝聚

仿佛食米鸟落在地上

嘴巴——忙于捡拾谷粒儿

眼睛——不停四处打量

 

今晨,我有一千个理由

为海草般的心绪说情——

因一连串儿蓝色的鸟鸣

因突然到访的紫色花香

 

因蝴蝶跳起复活的舞蹈

因热风吹过胸口并将其灼伤

因舌尖的两个黑体字结成冰块

……

 

为一千零一个理由合上书本

到户外去,到密林中

——沿一条发疯的小路

 

宛若一株藤萝

 

宛若一株藤萝——长过了头儿

再也不能升起碧绿的火苗

——盛夏已过,盛夏已过

 

花——已凋零,蜂——在作别

青草——换上朴素的便装

——盛夏已过,盛夏已过

 

放下画笔,天空卷起云雨之作

夕晖中谁在回味甘美的浆果

——盛夏已过,盛夏已过

 

宛若一株藤萝——长过了头儿

再也不把太阳的恋情讴歌

——盛夏已过,盛夏已过

 

 自然把幸福直接给了我们

 

自然把幸福直接给了我们

也给了

门廊上的葡萄树和树上的小鸟

可是啊,比起那阒然而立的植物

比起裹着羽毛飘忽不定的小肉团儿

人的快乐,竟是那么少——

 

看啊,秋阳慷慨地泼下蜜汁

葡萄树欣然承接,回赠以

君子般的玛瑙。小鸟啾啾

欢快地唱起古老的歌谣

而那人

捧着瓦罐,只把烦恼发酵——

 

因为手臂结不出葡萄串儿吗?

——前额却绽出忧悒的花苞

因为无法把肉体抛向天空吗?

——肉体却空虚得比纸还薄

 

 梦境

 

这个梦境与死亡有关,亲爱的

可是,因为梦里有你相伴

我多么爱这死的意境

爱三月的墓园胜过温软的床单

 

一幅画,镶在山梨木镜框里

你对着画中的景象惊呼——

“瞧,大地种下多少亩眼睛!”

“多少眼睛在土里发芽儿!”

 

更多的,等待播种,就像我们

等待一场喜雨。然后

像落下的核桃,等待一篇童话

 

谁替我们盖上浮土,踩实?

摸索着走进洞口。黑暗中,

相牵的手,抓得更牢……

 

这一个我

 

我总是把这一个我留给黑夜——

是的,它靠吞食夜的海藻活命

靠梦游采集芬芳的幽暗之花

靠吮吸星星的水果糖打发长夜

 

而白昼,它叠印于影子下面

是脸后面的脸,眼后面的眼

呼吸后面的——不,它超越呼吸

偶尔发出的笑声,来自空穴

 

你看见的我便不是我的全部

——啊,原谅我隐瞒真莫道不消魂

就像一棵树,隐瞒根部

 

你看见的我,正匆匆走过尘世

用尘世的痛喂养这怪物

它偶尔的温情,就像悭吝的小费

 

 一颗圆石

 

一颗圆石,寂寂地守在小路上

冬阳转过楼头望着它

——孤单,却不怎样寒冷

 

一颗圆石,一颗寂灭的

小星球,如果我不打此经过

或许你正把别的什么人等候?

 

一颗圆石,一颗亿万年前死掉的心

因弄疼我的脚趾

意外地,复活了自己

 

感谢温柔的天性——

我没把你一脚踢开

却恭敬地朝你弯下身子

 

就这样,握在掌心带回家

像对待一见钟情的人

是的,我珍惜缘分

 

一颗圆石如今摆在茶几上

每次喝茶,都会握上一握

脚趾也会疼上一疼,伴着甜蜜

 

 邮差来过了

 

春天的时候,看见燕子和桃花

我知道,邮差来过了

急切赶回家

打开邮箱——空且静着

 

等待的日子,瓷白的荷花,三五朵

我知道,邮差来过了

急切赶回家

打开邮箱——空且静着

 

后来,寒秋迫近,北雁南飞

我知道,邮差来过了

急切赶回家

打开邮箱——空且静着

 

之后,大雪封住出门的路

我知道,邮差来过了

守在屋中沉睡

屋外的四野——空,且静着

 

 此刻

 

其实,说着此刻的时候

我已离开那冰凉的时间点

滑入下一个此刻的漩涡

 

试图抓住稳固的事物

以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不能自己的下沉

而那勉强被抓住的

竟也染上不能自已的命运

 

在时间的河上,顺流而下

死亡是迟早的事

或者,算不上一回事——

落叶对永生的星球而言

 

秩序的皇冠戴在太阳的头顶

月亮用白眼见证一切

星星们,无声地坐在旁听席上

 

 春天去了

 

春天来了,又去了

就像住在远方的表妹

来了,走了——总是急迫

 

桃花的短衫、丁香的罗裙

镶着青草的蕾丝边儿

迷死个人,这四月!

 

我的爱啊,竟不能将你挽留

思乡之苦,楚楚动人

烟雨中,泪珠儿一样疼煞

 

是的,明年会再来

再来,且依然貌美如花

只是,只是我已丢了赏花的心

 

 

黑夜,请赐我美好的睡眠

 

黑夜,请赐我美好的睡眠

请亲手将我研磨在你的砚台里

再用墨汁为我画出干净的梦

 

黑夜,快些融化我的形骸和思想

融化我的眼球、手臂和疲惫

像树木,融入混沌的山林

 

黑夜,我要在你柔软的翅膀下

安然入睡,像一缕风

睡在宁静的大地里

 

当又一个黎明到来,黑夜

请施展法术,使我重新凝聚

像一滴露珠儿,从草叶上坐起

 

刊于《诗潮》(2013.12/执行主编 刘川)

 

 

 

 

 

 

 

 

 

 

              1

两扇门扉紧掩,窄窄门缝一线;

恰似双唇紧闭,守住一桩秘密。

              2

可惜红漆斑驳,仿佛红颜逝去

可叹双唇苍白,恰似生命抽离!

              3

莫非,一个人进去,再不出来?

或者,一个人离开,永不复归?

               4

是什么留下来,并扎下根,

长成繁茂斑斓的五色地锦?

               5

是爱情对爱情的怀念和守望。

是死亡对死亡的装饰与赞美。

物之低语(组诗)

1.      春水

沿着春水蜿蜒的走向

沿着蛇引领的路线,神秘花园

像丽人,等在阳春三月

 四季的开篇总让人欣喜

你读着胜利的太阳、溃退的残雪

柔风,种子,芽苞——婴儿之笑靥 

 青草的马车载着盛装的蝴蝶

奔跑在重生路上,只为

赶赴——前世的邀约

多么浪漫的爱情传奇

结局恰如你期待中的美好

而你多么开心——跟神想到了一起

 

2.      阳光 

从梦的废墟,宛如雏鸟

从碎裂的蛋壳里

站起来

又一次,我看见

枯槁的枝头挤出颜料

到处桃红柳绿。倦寐的

大地,突然转过好看的脸

让燕子兴奋

我们爱

美的诱惑从四面包围过来

设下圈套。再次温柔地

律动,随起伏的潮汐

 

 3.       

 一个古老的生命符号

——对我来说,没有比这

更简单,然而,更猜不透的谜

生物学家那里可有惊人的业绩?

——发明了一只人造鸟蛋,

还是直接造出一只会下蛋的鸟?

对此,鸟儿们从不枉费心机

好像猜谜是人类的怪癖

而它们,只管把“谜”摆在鸟窝里

孵化期,每只蛋都带着图腾似的表情

每只蛋里都藏着不一样的秘密——真的,

“不是所有的鸡蛋都能孵出小鸡”

 

 4.      苹果树 

我不是神灵,不能保证:

我活着,你就活着——

我死了,你活得更好

另一种情形是:

我活着,你从没活过

我死了,你永远不死

想说什么呢——

不过是把眼前的一棵苹果树移到一首诗里

不过是为它唤来词语的绿叶、月光和小鸟

此后,在光阴的金色果园里

看你开出雪白的诗意之花

我以血灌溉,你用自然的意志结果

 

 5.      蜜蜂 

用怎样神秘的“8”字舞

某位同伴将你引到园中

——艳阳正好,槐花甜蜜盈盈

装满你的蜜罐吧,换取你的妆奁

怎样甜美的歌儿升起在更甜的心

快乐地忙碌,身子弯成少女的眼

可是啊,神怎样编排了那另一种命运

瞧,那少女的脸颊布满斑驳的树影

叹息将身体像瓦罐一样抽空

夜晚多么遥远,霓虹灯做着白日梦

怎样的光阴要一寸一寸捱过

怎样的美酒映出她凋谢的脸孔

 

 6.       

呼喊什么,它们——

搂着树技,拼尽气力——

整日整日,不倦干饥——

呼喊什么,到底——

呼喊者这般焦灼——

被呼喊的,装聋作哑——

声浪持续上涨,仿佛——

树林已被淹没,迅速——

漫进十层楼房,天哪——

到底在做什么,它们——

这庞大的歌队在烈日之下——

庆祝生、庆祝死,还是爱情——

 

7.      睡莲 

睡莲睡着,于锦缎的眠床上

枕锦缎的水枕——

且睡,且开——仿佛一句梦话

仿佛——瓷白的灵魂之花

从深暗的淤泥——

升上清朗的水面

仿佛——橘红的爱情之火

从幽邃的内心——

升上苍白的脸颊

仿佛,一种思想——

来自池塘自己的沉思

我们相视而笑。阵雨骤至

 

8.      银杏树 

窗外,一棵银杏树

用金黄的呼唤

招引我——走出书斋

站在天空下,近距离

欣赏这——《秋》的景致

油墨芳香,引来怀旧的甲虫

我相信,这是世上最真的杰作!

一棵树创作了它自己,并宣称

一切对它的临摹,皆为赝品

而这杰作不为人的欲望收藏

也不被运往苏富比拍卖

树,有权毁掉它——在秋风的游戏中 

 

9.       星 

星,星星,繁星——

最远最贫穷的山庄

也顶着一片最富丽的夜空

这便是我眷恋乡间的理由

眷恋往昔——那么强烈地召唤

一个永夜:眼眸、珍珠,芳唇、花瓣儿

舒展的四肢盛开在弱草中

爱的甜蜜混和了野芹的气息

被夜风稀释,融化进崇高的星系

这最初和最后的财富,终将

陪伴我,乘上风中的舟子

——繁星升起在新的栖居地

发表于2012年3月《诗潮》

《孵化记忆的巢》(组诗)

1.  阅读自然 

蝉,在窗外歌唱,不厌其烦

一只蝉?抑或前世爱恋的少年

为爱情,口哨儿吹得多么甜

放下书卷和书中的自然

如从前的小姐放下绸布和针线

守在帘后,凝神倾听、隔窗窥探

不见蝉,也没有少年

波斯猫钻过树篱,探访一只

午睡的蝶儿。红王子花开得正艳

不见猫,也没了蝶儿

风,摇动葡萄藤的枝蔓

晃动的光影里,两只麻雀轻颤

 

2.  西风过后 

昨夜,打西边来的一匹快马

从我屋前驰骋而过

银灰的鬃毛擦响玻璃——我想

也卷起了地上的尘土和落叶

清晨,急切推开房门

但见小园一片零落

莫非快马之后又发生了别的

我说不好——花朵们都逃难去了

接下来的夜晚,格外安静

没有小孩子哭闹声

也没有蛩鸣。万物屏息静气——

月亮也是——好像天外有重要消息

月光下漫步的我——裹紧风衣

隔壁的婴儿——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影子印在窗上。蟋蟀们——

抱着吉它去了别处的酒吧?

 

3.  许多年后  

许多年后,我将回到我的出生地

回到被称作故乡和老家的地方

回到出发的起点——孵化记忆的巢

如果可能,我将循着那来路逆行

像狗,循着自己的气味

我循着记忆——清凉的薄荷香

攒下的沧桑是带回的唯一礼物

轻飘飘,在司空见惯的眼中

只有我——知道,疲惫有多重

倚一丛野菊沉睡,直到被路过的

蜜蜂叫醒,像从前某个夏日的午后

从草地上起身——蓦然想起母亲和家门

 

4.  春天回来的时候

春天回来的时候

我看见树木重现山鬼的姿色

树木也看见我,以及交配期的雌鹿

黎明中,到处是鸟儿醒来的鸣啭

是美味的早餐和早餐的美味

以及,翕动的嘴唇和不为人知的眼睛

天空看见大地如看见自己的倒影

大地看见每一朵被点亮的生命之花

溪水,看到自己满是花纹的身子

而死神,只有死神

透过血肉看见大地上的白骨

像收藏家,忙于遴选想要的石头

载于2012年1月号《诗刊》下半月刊

《比如一本书》(组诗)发表于《鸭绿江》2011.11

容器

每个生命体都是一只有形的容器

作为上帝储存饮品的瓦罐

一只猫与一只猫头鹰,无异

配方在手里,账簿也在手里

我们被偶然充满,注明保质期

一只山羊与一只绵羊,无异

你怀抱婴孩儿也似怀抱一只容器

除了为他灌进奶水,能做什么呢

吃奶的婴儿与奶瓶无异

来吧,爱人,请将嘴唇贴紧

杯口贴紧杯口,瓶嘴儿对准瓶嘴儿

——调制爱情跟调制鸡尾酒无异

不要问,谁或什么是那光荣的佳酿

被神明一小口、一小口啜饮

你能看见的,是到处丢弃的坛子

 

穿过春天的小路

穿过春天的小路

穿过记忆中一阵轻风,以及

永远消逝了的你——模糊的背影

穿过小树林中的鸟鸣

燕子古老的游戏,以及

突然到来的更加古老的阵雨

穿过春天的小路旁的草丛

为一株雏菊停下来;穿过溅起的尘土

为她郁结的谜团似的花苞儿

穿过春天的小路的寂静

穿过春的尽头浓烈的绿雾

像越境的偷渡者,潜伏在绿的深处

 

比如一本书

 比如一本书,总希望从头读到尾

一旦遇到坚硬的“岩层”,不妨

丢下锤子和钢钎,绕到山后

寻找风化部位,展开新的作业面

或者,遇到风景,安顿下来

像宿鸟——爱上繁茂的大树枝

也喜欢插页,生命中的小插曲

一如宿营地的星星、篝火和面包

神赐的小浆果,总是酸得令人兴奋

可是,轮到阅读自己的“自传”

轮到接下来难啃的日子和结局

我该如何绕过去,从后往前翻呢

 

时序里有我不懂的秘密

这时序里有我不懂的秘密

像一场梦,从冬天直接跌入春天

跌进野花和浅草,没翻越任何一堵墙

我们全都等到假释的日子

舒展筋骨,到处搜罗种子和根块

大地又一次给生者从头再来的机会

太阳的蜜汁儿调进万物的食谱

燕子和麻雀尝到不一样的滋味儿

一只蝴蝶,幸福地飞进自己的宫殿

春宵一刻!谁替你把华服缝制

好与桃花相配,搭上流水的舟子

去往——预定而未知的下一段旅程

 

紫花地丁

五月的园中,

成片的紫花地丁

围着雪白的丁香树丛。

宛若少女

尚未经验恼人的爱情,

宛若爱情自己延宕在路上。

多么纯真的欢乐!

除了艳羡,我没有妒忌的资本。

除了艳羡、爱和祝福,以及隐隐的自卑。

在温柔的风中,轻轻发出召唤,

宛如在梦里或死亡的路上

幸遇一群可爱的同伴。

 

在地铁站出口

短暂的惶遽之后

我们——手牵手走出地铁站口

午后,阳光明媚——恍如梦境

玉簪花开了满街。少女盛装出门

把一对蝴蝶迎候。你悄声说:

“瞧,这爱侣,与我们一样快活!”

是的,我们全都经历过地下的

黑暗,又全都找到了出口

从此不必将死亡讳言

短暂的消隐不过是乘一趟地铁

没有谁死心塌地呆在下面

“所谓墓地,不过是灵魂的弃园?”

刊在《天津文学》(第6期)上的几首

 

1. 搁浅的老船

搁浅的老船斜倚在河滩上

一半浸泡水里

一半陷入泥泞的尴尬

像病入膏肓的人,滞留床榻

一只脚迈进死亡的门槛

另一只脚,迟疑不决

隔着薄雾,在孤寂中

等待一只手的触摸——绝望

来自单纯的树木和更单纯的鸥鸟

风中,腐烂的气息让河水皱起眉头

远方,迷茫的海上

一些船只驶向更广阔的迷茫

2. 沉入内心

首先,必须把自己锁在孤独里

垂下眼帘,沉入内心的秘室

在灰暗中找到那棵最先明亮的树

你看见树叶变绿,闪着光亮

在早春的微风里轻轻颤动

甚至,两只云雀坐在树冠里唱歌

然后,你看见那小男孩蹲在树下

表情严肃地观察蚂蚁

童年的光阴,流进身旁的小溪

——是的,除了尚可抓住的记忆

已无处找回逝去的事物

除了在孤独的内心,不停挖掘……

3. 芦苇

秋日午后,走进无边的苇海

潜入自然纯真的合唱方队

成为一根——无须思想的——芦苇

把心清空,想要修得芦苇心性

中断前世线索,也还不够

还要中断——来生的梦

俯仰间,只有天空、大地

——秋风酣畅

斟满世界的水晶杯

快乐等待,神秘时刻降临

熟透的太阳坠落西天

惊飞鸥鸟,溅起沁凉的晚霞

4.记忆之井

记忆之井隐藏在我们自身的什么地方

你静下心来,便能看见它

摸到它光滑阴凉的井口

伏下身子,让眼睛适应黑暗

就能看见井壁上的植物,绿如童年

看见苔藓,失去痛感的片片疤痕

然后,在幽暗的水面遇见自己

似曾相识的脸,仿佛来自地狱的兄弟

你用呼唤换来他嗡声嗡气的回音

垂下木桶,一些往事被提上来

成为滋养来日的另一种水

直到死亡封住井口——封死幽暗之花 

5.晨雾

大雾的早晨,无法看清

十米之外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松鼠怆惶逃离,仿佛失去城池

大雾让森林窒息

漂浮的树梢成为梦中幻影

——当遭遇不可避免的末日之水

一只大鸟奋力飞行

扇动的翅膀如绸缎制成的黑披风

这快马上的骑士正把什么消息传送

火车穿过浓雾呼啸而去

车窗印满惊惧苍白的脸孔

一些劫后余生者乘上“挪亚方舟”

6.火车在旷野中穿行

火车在金黄色的旷野中穿行

路途遥远,永无止期

——仿佛去往玄想的隔世

列车掠过村庄、树林和池塘

醉心于速度的白色快感

车厢里有人哼唱:“做一只鸟”

一只鸟越过树梢,朝相反的方向飞

你听不到鸟鸣,却看到它欢乐的脸

一只鸟对自己哼唱:“做一只鸟”

大地上,总有两三棵树,走出林子

因安静和尽职被选为守墓者

——死亡,让土地生出丑陋的疥子

7.失眠

一道奇妙的树篱密匝匝爬满藤蔓

快要发疯的小兽

急切找寻可钻入的缝隙

它绝望徘徊——在外面

每夜,相似的一幕

如期上演——不停变幻

树篱上长满芳香枝叶

枝叶间有浅灰的脸孔和呼吸

浅灰的嘴唇,流出甜蜜

快要发疯的小兽抢在发疯前死去

死亡越过树篱,越过睡眠本身

——在黎明蓝色的被单下面

《旅程》(组诗)发表于《诗刊)2011年01月号(下)

1. 灵魂渴求自由

灵魂渴求自由,就像炊烟

渴求穿过烟囱的路

抵达天空神秘的终极世界

无风的夏日傍晚

炊烟在祖屋的烟囱上盘桓

那是祖父不思进取的灵魂

母亲憎恨灶坑“倒烟”

一边咳嗽,一边诅咒“没心肝儿的……”

早夭的大姐,灵魂从来不走烟囱

趁年轻,想早点把自己的烟囱修好

要修很高,给灵魂一条捷径

却不知,我的烟囱竖哪儿才好

2.旅程

 

乘上那趟火车,夜幕就降临了

昏暗的站台上,人影急切闪动

——握别者,松开铅灰的手

在指定的时辰,列车启动

满城灯火伫立——标记扇情的人间

远远近近,恰如仪式之庄严

恍惚间,掉进脸孔的沙漠

而嘴巴的沼泽冒出词语发酵的泡沫

粘稠,来自隔世的叙谈

唯有婴儿的啼哭让人揪心

啼哭——没有方言

一只亲切的苍蝇落上他哭红的鼻尖儿

3. 深秋即景

深秋,树林里堆积厚厚的落叶

为乡下人备好冬日的柴薪

寒冷潜行,连同小路尽头的野狗

土地上,粮食已经收获

忙碌过后的女人洗去灰尘

终于可以仰起脸,看幸福的云

看强壮的男人从旷野归来

夕阳染红甜蜜的背景

染红母牛告别的可爱的池塘

蔑视温暖的,是温暖不再挽留的人

像喜爱孤独的隐居者,在村外

人们为他造好小小的圆屋

4. 等待时间

似乎终于赶在了时间的前头

坐在草地上,等待它

一小步一小步地追上来

某个悸动的时辰,它身影呈现

甜蜜的池塘开出目光的水仙

渴望爱恋的手,伸出春兰

就这样相遇,一同上路

时间却不再是亲爱的时间

仿佛失去耐心的情人,一任向前

现在,该是我拼死追赶它的时候

落得越远,它伟岸的背影越是迷人

直到消失在我坟墓的那边

5.一只孤独的白鹭

在水边,偶然遇见孤单的前世

——比前世更轻的影子

——比影子更薄的灵魂

它独自徘徊在河洲上

像我寻找失去的光阴一般

寻找它自身古老的梦境

当我疯狂地走向它

它便敏感地飞起来,仿佛

更狡猾,也更难亲近

但,它会在不远处的另一片河洲等我

吃下晚餐的小银鱼

以及我无限迷醉的月光

6.海浪与礁石

我目睹了他的暴力

从脚底聚集的恨,抑或是

爱,被更大的痛苦扭曲

使出全部力量冲撞她

挥舞手臂抽打她

提起整桶牛奶泼在她头上

向她低吼,如狂怒的狮子

撕扯她的衣衬,像发疯的狗

噬咬她的脸,恨不能把她吞下

我目睹了他悲伤的泪水

当他拥抱大海的床榻上永恒的死亡

拥抱那永不复生的美人化石

7.隐修的蜘蛛

 

一个人要发下怎样的宏愿

才能像你这样,隐居在岩石上的

树丛间,成为真正的海的朝圣者

每日伴着涛声吟诵经玉枕纱厨

海雾濡湿半旧的僧衣

海风送来无需太多的朴素的盐

在黎明的微光中,织一张网

(渔民的手艺是你的本行)

即使不为鱼,只为一网美味的甘露儿

为岩石上野花思想的香味

为夜空中星星智慧的光芒

为鸥鸟的歌声掉落迷人的音符

8.空房子

你走后,我又回到我的空房子

暮色在外面疯长

高过山冈,高过树上蝉鸣

暮色从窗口爬进来

像章鱼吐出墨汁

代替寂寞,填满每个空虚的墙角

越来越深的黑暗将石膏像融化

——眼睛和遗忘的肉体

灵魂系好鞋带儿,推开房门,轻轻地……

如今,你再次路过这空房子

我会以尘埃的面目迎候

尘埃,以及一张陈年的蜘蛛网

时间开出带咸味的花朵(组诗)

 

1.昆仑山,我卑微的朝拜 

昆仑山,我卑微的朝拜

不是因为你博大,我渺小

而是,你足够博大,我足够渺小

就像朝着你的方向,千万里奔逐中

落在我这脚背上的一粒尘埃

今夜,我落在你的脚背上

就像一芥草籽,怀着天大志向驭风远航

终于泊在你的目光里

求你以祝福点燃绿色心跳

一串露珠儿,如果你看见

从草叶上滑落,那是怎样感恩的泪水啊

你把它带进自然,并教会宇宙这个词

2.今夜,让我成为月亮的独眼 

今夜,让我成为月亮的独眼

在它瞳仁里化成另外的物质

矿物对应矿物,寂静对应寂静

等待。幸福的时辰到来

沉睡的伴侣,让伴侣的脸贴在脸上

两个孤独合成一个更大的孤独

今夜,我释放被称作月光的毒素

为缠住你而使你长睡不醒

直到黎明。黎明,太阳送来解药

谁能听懂一个星球对另一个星球的絮语

我用全部的冰冷爱恋你的冰冷

我的昆仑,我雄性的男神

3.左手玉虚,右手玉珠

 谁,配成为那隐身的父亲——

自信地走在时间的永恒里

牵着圣洁的女儿们:左手玉虚,右手玉珠

谁,配成为同样隐身的妻子和母亲——

以湖泊的姿态坐在山影里

微笑漾起涟漪,让饮水的母羊尝到一满口幸福

今夜,我将睡在这只母羊的梦里

在水草深处,完成羊的爱情

尔后,快乐地带上一大群小羊上路

就这样,怀着羊的神圣

跟在众神后面,在广阔天宇下

行进。缓慢地,四踢牢牢抓住地球

4.时间开出带咸味的花朵 

莫道时间无形

我在一块岩石上看见时间的脸孔

就像在母羊的脸上看到的一样

时间靠供养万物占有万物

每一朵小野花都是时间的隐居所

每一朵小野花皆是时间的假相

我们去哪里寻找它的真身呢

苍蝇飞走了,留下蛆壳

蛆壳,竟也是它的外套

在茶卡,你会看见

时间开出古老而带咸味的花朵

空气里到处弥漫盐的芬芳

5.经书只为圣徒们打开 

经书只为圣徒们打开。我相信:

一部经书是一座神圣的寺院

一页经玉枕纱厨文是一片神秘的花园

可惜,我不是圣徒,连信徒也不够格

今夜,即使将我锁在这石经砌成的寺院

我对《甘珠尔》的认知也不比一只小鸟多

甚至,羞于以小鸟作比

在石经寺,我看见,一只鸟儿从容落在

石轮佛塔上。仿佛塔尖的一个小饰物

而在高高的石经墙脚下

一队蚂蚁,依次爬上石经板

用触角阅读并交流——我不懂的藏文

6.别指望像金子海一样富有 

别指望像金子海一样富有

即使把它整个买下来,声称占有

整个湖面、湖边的芦苇并湖里的水鸟和鱼

即使,这一切归你名下

也不过是它全部财富的一点儿“零头”

比如美人——她的心抵得上她的命

你却如何把握这湖水的“芳心”

在白天,她向太阳眯起眼——

万千云朵成为目光里的羊群

而夜晚,只要她眼神发出邀请

星月便欣然而至,个个珠光宝气

舞曲从湖底泛起来——从大漠,到天边

7.美丽的怀头他拉草原

美丽的怀头他拉草原上

传说中的可鲁克爱上传说中的托素

——公主爱上了牧羊人。传说……

哦,你看见的可鲁克湖就是那高贵的公主

你看见的托素湖就是那勇敢的牧羊人

——死亡让爱情永生。传说……

月光下,可鲁克从湖上坐起

用美妙的哀歌唤醒沉睡的爱侣

——梦游的托素起身赴约。传说……

殉情者在此找到抵达之路

倒映天空的湖水敞开天堂之门

——湖底开出白云的花朵。传说……

8.雅丹——那些陡峭的小丘

雅丹——那些陡峭的小丘

那些红泥塑像

那些红油彩涂在戈壁上的长卷

你可以不相信神灵

但是,在这儿——魔鬼城

至少,你撞见过魔鬼的身影

白天,它们隐身在小丘后面

夜晚发出瘆人的嚎叫——

嚎叫着,创造我们称为艺术的杰作

我相信,真正的大师

就隐居在这座魔鬼城里

——啊,那真正为艺术的殉道者们

9.野牛沟——听到我的呼唤

野牛沟——听到我的呼唤

上万只野牦牛奔突而来

兴奋的洪水,漫过山谷

骑在野牦牛背上的神女

美丽脸孔掠过灌木丛

月亮,掠过淡淡的云层

只是,睫毛不经意扫过

迷人之幻象倏然消逝

野牦牛,影子印在沙岩上

——幸运者总是少数

当猎人躲在岩后吹响口哨

一只小鹿,在岩壁上转过头来

                                                                                                   写于2010年9月

速度的狂欢


摄影师捕捉到了一个罕见的扇贝形巨浪。-1


 速度的狂欢


——兼祝第七届世界高铁大会在北京召开




          
1


现在,你该拿“高铁”比作什么呢


——水中的旗鱼?


——陆上的猎豹?


——天空的雨燕?


当这速度的王者倏然闪过


银白的流光会刺痛它们的眼睛


也将刺痛它们


在水中在陆地在天空的


傲慢的心


         


现在,你得学会使用“逆向比喻”


旗鱼对旗鱼的同伴夸耀:


我游得多快啊,像猎豹一样!


猎豹对猎豹的同伴夸耀:


我跑得真快,就像雨燕!


而雨燕怎么说?


——我多想飞得像“高铁”一样迅疾!


 


 


 


            2


像“高铁”一样迅疾


便不再为“远方”犯愁


速度对距离的入侵与征服


让喜马拉雅山变矮


让亚马逊河变瘦


让南极与北极的间隔变薄


让地球变小——


小成一个村庄也嫌不够


不如,小成一只橘子吧


任谁握在掌中


攥出幸福快乐的汁水


 


         


          3


现在,让我们为又一个新时速欢呼


像电子为电流的欢呼一样


像铁原子为柔韧的无缝钢轨


像流线型为白银的折光


像狂奔的向日葵为领跑的太阳


像雨后的天空为绚丽的彩虹


彩虹为跨下的大地


大地为清新的风


风为一池春水


春水为不再伤感的皱纹


——像“高铁”自己


为乘载绿色使命,奔向灿烂前程


 


 


          4


这速度的狂欢时代


这信息的狂欢时代


正电荷与负电荷——


“起舞弄清影”的时代


幻想家与科学家——


共进早餐与晚餐的时代


——惊讶的时代


人类向自身频频致敬的时代


 


可是,亲爱的人啊,如果——


一杯咖啡的工夫


就到达天涯海角,如果——


银河也只一步之遥,如果——


白的速度


已将黑的思念克服,如果——


你从来不曾


远远地——远远地


等待另一颗孤独的星球


我搭乘这最现代的交通工具


向哪里出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