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

久未侍弄这花园了,荒草淹路。偶归来,门已深锁。
交了68元,得钥匙,以进,成VIP.
一个重生的日子。

《生命树》(组诗)

 

 

 

1.赶在秋的前面

显然,这一轮季节里已没有春天了

它的功绩完全被夏天取代

而夏天一再加深我的睡眠

我已如此习惯被睡梦拖到深处

除了唤醒黎明的麻雀的叫声

什么也不能垂下钩子将我吊上来

总是,不情愿地告别奥菲莉亚池塘

湿漉漉的头发沾满荷香。总是,

怀着复活的喜悦,却又很快黯然神伤

雨后,红王子树丛繁花零落

白葡萄串儿珠光闪闪。小路上

谁在轻念:“务必赶在秋的前面……”

2.爱情是一个动词

现在,我用过来人的口吻说:

爱情是一个动词。爱,变化无常……

就像一匹自由惯了的野马

而我们,从来就不是好骑手

的确,也有过征服者的荣耀

可舒舒服服骑在背上的时间总嫌太短

——瞧,幸福来不及像野花绽放

已被它尥起四蹄猛然掀翻

远远地,这野马甩开我们

独自游荡到隐秘的天边,似乎

那儿才是它逍遥自在的乐园

火焰复灰烬,黎明复夜晚

努力最后一次抓住缰绳,却疲惫不堪

此后——死心塌地将其厌倦

3.过程与结局

是你用古老的爱情之犁

耕种了我同样古老而沉睡的土地吗

我这烂漫的爱情之花

多像四月里芬芳的苹果树

瞧,我怎样全然铺展,任你采摘

从每一处肥沃的山谷

从寂静安然的山坡的树阴下

从欢快清凉的永不枯竭的泉水边

又怎样借助神的力量,凝聚成

一只成熟而甘美的果实

任你尝尽果皮、果肉与果汁

现在,爱人啊,我将看着你

怎样把难堪的果核处置——我的灵魂

就包裹在那墨玉一样黑亮的种子里

4.宛若出浴

宛若出浴,又一次浮出睡眠之海

裹着晨曦的浴袍与万物一同上岸

宛若鸟中之鸟,飞升且鸣唱

于天地间,把生的欢乐播撒

宛若水边一株卑微的紫罗兰

把爱情染成单一的颜色

宛若遭遇驱逐的国王

再回不到梦中的疆土

5.当春天再度造访

当春天再度造访我们的寄居地

在紧闭的坟墓前,它伫足

倾听河水呢喃,梦靥一般

间或,一两声咳嗽

来自去年住在此地的一位老妇人

稍迟疑,照例留下红桃绿柳

不像我们,偏向石头刻下

“到此一游”

一阵旋风,倏然跃上青冈

竟是我们的松狮犬——急切的灵魂

6.奔走

在林中奔走,我是一棵奔走的树

以树的眼光看,我何其自由

——自由,缘自它们身不由己

我往来穿梭,会见每一位故旧

包括一位旧情人。在水边

用亲吻怀念一朵揉碎的雏菊

我知道,背靠的榆树不会无动于衷

它轻轻颤动,就像某个夏日黄昏,看见

两枝纠缠的并蒂莲,我喉咙发痒

另一个黄昏——啊,并不遥远

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树们集体奔走

而我,成为一座凝固的石头

7.山谷

 

走进山谷,走在低处

任卑微的事物高过肩膀

任溪水命运般尾随,悄悄地

在脚边,在前头,在后头

任它预半夜凉初透言最哀婉的结局

抱怨、诅咒,把泪珠咬碎

任它转身,消失

把你丢在阴翳的密林里

而山谷,即便低谷已不能再低

你忧郁地垂下头

看见,更卑微的青苔

努力托举你的双脚

 

 

8.醒来

 

每天在黎明中醒来

每天在鸟声中醒来

——黎明,这宇宙的蛋清

——鸟声,这钳破蛋壳的尖喙

我用清澈的目光向你们问候

而夜晚,我合上眼睛前

常常不记得用温柔的声音跟你们

道晚安——可道别,从来不曾间断

每一场睡眠都是一次排练

总有一天,不再睁开眼

黎明,请照例朝我眷顾地俯身

鸟声,请依旧把我的名姓轻唤

9.致BY

你爬上岸。走开了,朝自己选择的路

脆薄的黎明裹着天大的秘密

这太像一场戏剧的结局么

在我,却是开始。滑向无底的泥沼

整个身体成为一截槽朽的木头

并成为自我的肥料

向路人献出羞涩的苔藓

距离从来不是那些高山长河的阻隔

距离,是生者访问死者而永远敲不开的眼皮

10.墙

看见那堵墙了么,亲爱的

听见墙外的音乐了么——

不是音乐,是永恒的时间潮汐

是鸥鸟唱诗班永无止歇的歌儿

可是,别用指尖儿碰触那阴凉

并以“恐惧”道出全部手感

最好,乖乖地,绕过墙根儿

别去打扰死神的睡眠

也别猜想墙那边的景象——

梦啊,总是选中它自己的设计师

一切布置好,就恭迎你出场

神呢,他一念之间成就的伟业

不过也是这墙壁一样简单

生,是活向这边;死,是活向那边

11.生命树

一个人,由生向死的出发,无非

像一棵树,由泥土向空中——天空

旷野,林地,街角,溪岸

何处可生息——这,不由你

沿主干发展的命程,好歹一段

以枝桠成就的形态,充满可能性

有了念头,就发一片叶子

念头生生灭灭,叶子飘飘落落

 

谁与你为邻,谁为你做伴

风迟早会给个说法,勿论好坏

一个人经历的风雨一定没有树多

一棵树体验的磨难却比不上人

好运气便是有凤来栖

而死亡时刻在暗处尾随

你好奇,就挖开泥土看看树的反面

树的根脉,通往神秘的幽暗之泉

12.时间在流逝

时间在流逝

一个瞬间接替另一个瞬间

像波浪之叠印,绵绵不绝

你可以说,一个波浪的奔赴

是为前方等在水边的一棵青草

起初是这样。但,拥有就抛弃

智者早看破了时间的虚情假义

可除了永恒的死亡

有什么办法留住它呢

看啊!这遍地黄花,这时间的妓女

每一刻都在卖俏,却无耻地微笑

仿佛,微笑是那换取的面包

载于2011年第2期《蓝鲨》

 

 

散文《牛的愤怒》收入中学生创新阅读•2010-2011年名家散文排行榜

目录

特别推荐2010-2011年度散文排行榜
落红萧萧为哪般/迟子建
行走阿勒泰/李娟
月光里的贼/刘亮程
德格:湖山之间,故事流传/阿来
大地深处/于坚
时医/张大春
诚实与善思/史铁生
失帽记/余光中
写给母亲/贾平凹
父亲/北岛
特别关注2010-2011年度散文上榜佳作
千字文·文字是肉做的
夕颜/项丽敏
你看出了一只狗的寒冷/韩少功
少年愁/刘以林
乡村·被我用弯的闪电才可以叫做月光
乡村黎明/王克楠
暖暖的山坡/微紫
我们的村庄/王佩
流年·纸上的建筑
水边的文字屋/曹文轩
阳光下有禅机的微笑/葛水平
小忧伤·热的温的凉的
牛的愤怒/川美
世界上最荒凉的动物园/苏童
记忆·雨滴的神经末稍
一段几近遗忘的经历/阮殿文
消失/肖欣楠
出神·风送来了花香,也送了明亮
风/金所军
家园/周亚
?注·心疼天空也心疼大地
凡生命尽子收容/张承志
戈壁来的呼唤——致彭加木/刘克襄
生灵们·大的小的不大也不小的
温暖的约定/周国平
站立的马/韩东
传真·一个人和一群人
不忍逼视的细节/耿立
经历·一个是火车,另一个是汽车
在K9064上/何立伟
验车记/徐坤
走笔·外国的月亮
误读的力量/翟永明
日本的挖红薯运动/萨苏
第二性·她传奇
秋瑾:革莫道不消魂命者的孤独/蒋勋
超女西施/大卫
趣味·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
丘吉尔的机智和幽默/王开林
那些老头们/白岩松
演讲录·感知中国感谢相貌感恩成功
在法兰克福“感知中国”论坛上的演讲/莫言
相貌与成功的关系/俞敏洪
后记

2011年7月24日第三次游览长白山

聆听诗歌之美——2011诗探索中国年度诗人诗会圆满举行

(2011-05-29 19:33:56)

转载

   深圳特区报讯(记者刘永新潘若濛)昨日在深圳市罗湖区大望村举行的“2011诗探索·中国年度诗会暨大望诗歌节”上,周亚平、徐芳、阿吾、非亚、川美等5位诗人当选“2011诗探索·中国年度诗人”。

  “诗探索·中国年度诗人”评审委员会认为,这5位诗人的可贵之处是具有独立精神,坚持严肃写作,自觉远离浮躁,并保持健康的生活态度。

  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深圳的诗人、诗歌理论研究者近200人出席了本次活动。中国作家协会原副主人比黄花瘦席、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张炯,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白庚胜,广东作协副主人比黄花瘦席温远辉,国内著名诗歌理论家谢冕、孙绍振、吴思敬、林莽、刘福春、苏历铭,深圳市作协主人比黄花瘦席李兰妮等到会并参与了诗人作品研讨等活动。

  曾在深圳新诗史上留下重要足迹的著名诗人徐敬亚、王小妮、吕贵品等,深圳诗人田地、莱耳、丛容、何鸣、阿翔、旧海棠等参加了诗会,并在当天下午举行的朗诵会上登台朗诵了自己的作品。年过7旬却依然诗心年轻的孙绍振教授应大家之邀,即兴用英汉双语朗诵了雪莱的诗篇,又按古韵音律吟诵了孔子的《天下为公》。诗人的喷薄才情与诚挚率真之个性博得一片喝彩。现场还朗诵了深圳诗人陈寅的作品《序曲如何开始》、深圳诗人田地的作品《南方北方》、本土诗人阿翔的作品《晚曲》等,通过朗诵者的激情演绎,展现出深圳诗坛的魅力。

  据诗人林莽介绍,作为本次活动的发起者和倡导者,《诗探索》是中国第一本新诗理论刊物,该刊创办30年来始终致力于中国新诗的建设与发展,以不断推动中国新诗的理论研究和发现优秀诗人与诗为己任。此次推出的“2011诗探索·中国年度诗会”,旨在加强对中国中青年实力诗人的研究与发现,树立优秀诗人的形象。

  据悉,此次评出的5位年度诗人,均为上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写作,迄今已有20多年创作经验的诗人。为树立优秀诗人的形象,《诗探索》还聘请了李有亮、谭畅、王学东、赵思运、段美乔等5位文学博士,以一对一的形式对5位入选诗人的作品分别进行研究和评论,并将这些诗作与评论结集,出版了《2011诗探索·中国年度诗人》一书。

春是一张薄薄的光碟


2-15

    冬天过去,一片叶子,忍不住


囚禁之苦。把树皮咬开


暖,让一片叶子痒得不行……


几年前写的一首“老诗”了。早晨上班,一个人走在路上胡乱思想,莫名地,就想起这几句来,“忍不住”嘟哝出声儿,仿佛诗句本身,是一片痒得不行的叶子,从我自己的肢体上萌发出来。其实,抬眼打量,身边的街树竟还看不出一点回春的迹象。北方的春天,还没影儿呢。


春,久等不来,便要生出抱怨:真真懒婆娘一个,起得迟,又笨手笨脚,磨磨蹭蹭,半天不见梳洗利索,光鲜出门。你催她吧,她自有一番理论:冬天还在台上呢,我怎么好出场啊?


说的也是。进三月,南方朋友发来短信,“来看梅花啊,来看樱花啊!”我守着窗子,看的还是漫天雪花。


春节过后,接连下过两场雪,街边的雪坝堆得老高,迟迟不能化尽。车辆往来,辗起尘土,雪就脏了。雪脏了不好看,一点情态都没有了。脏的雪,自己也自轻自贱起来。“随你们怎样吧!”雪对尘土说。雪对风说。雪对踩上去的黑脚印说。雪对某一日突然回暖的空气说……雪,说着说着,形销骨立;又说着说着,隐遁了形体。你四处寻觅,再见不到踪影。雪无情呢,连句“莎由那拉”都不说!雪去了,魂魄却不立马去,有透骨的凉,缠绕你。


接下去的日子,气温会升高几度,可太阳不出来,天气便少不得阴冷,棉衣虽是脱了的,单衣却不敢怎样的单,不然,哪股凉风恶作剧地转身,当胸一拳,准擂得你喷嚏连连,咳嗽气喘,感冒病毒乘虚而入,在身体里衔枝筑巢,不折腾你几日,断不肯离去。


北方的早春便是这样的不好过。北方城里的早春,更是叫人欲说还休的。城里人对古老年代流传下来的民谚却熟稔,常听人念叨,“七九河开,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农业大国的文明根基可见深厚。只是,这“九九歌”从城里人口中道出来,像是说着月亮上的事儿。放眼望去,河在哪儿呢?雁在哪儿呢?耕牛在哪儿呢?雪化尽了,视野中连“雪白的白”也没有,属于自然本身的色彩,就只有街边草皮的黄,树木身上的灰,青,褐。不过,晴好的天气里,会越来越多地欣赏到天空好看的蓝,是种通透水润的钴蓝,有果冻的质感,也似有果冻的甜味儿。


对早春的寒意,城里的男人们似乎不怎样放在心上,冬天都过去了,还怕春天不肯来吗?苦就苦了爱美的女人,尤其爱美的小女人、小小女人们,早早地脱了冬装,连轻薄的保暖衣裤也收进衣橱里,虽有“冻”人之美,出门却也免不了瑟缩着肩膀,哆嗦着嘴唇,谁谁的,遇见了,忍不住谈论:“这天儿不会再冷了吧?”问谁呢?问春呢。春却不知,这平常一语里,包含多少期待。


星期天,天气稍渐晴暖。有事,去了城南郊外,路上隔着车窗欣赏大地上的景致。


城南偏东多丘陵,绵延的山丘上,尽是低矮的松,没睡醒似的。想必林木茂密,从远处完全看不出间隙,浓厚的灰绿或墨绿,像是油彩涂成的,整个粘在一起了。丘上的坡地,也有小片农田,背阴处覆盖着未化的雪,向阳地,雪已开化,却不化尽,旧年的田垅,垅台已露出地皮,垅沟里还满是雪,那地,便好看,像染成黑白条纹的布。与丘陵相对的,是下面稍显开阔的平地,雪差不多化光了,土地的本色全都显现出来。土地是它自己的土黄;刚化过雪的地方,雪水的湿印还没风干,地皮就成褐黑了。田地里上一年没来得及收走的秆棵,以及小片荒地上的枯草,经过一冬寒风的漂洗,眼下皆是苍白的淡黄。有枯草遮挡阳光和风,荒地上的积雪便不易化掉,雪在融化前先变成冰,像毛玻璃一样,闪着含蓄的光。


远近巡视,竟不见一只耕牛。事实上,耕牛差不多早绝迹了,自从它们的职责,被现代化农机所取代。耕牛的族亲恐怕也只在养殖场才看得到,那是些沦为奶牛和肉牛的牛,像怨夫怨妇一样,整日圈在牛栏里。我看见一匹枣红色的小马驹,独自在田野里游逛,时而轻快走动,时而停下来,在玉米秆上嗅嗅。它是快活的,估计也是幸福的,因为,即便长大,也不用为祖辈上有过的苦役犯愁。一匹小马,竟是乡野间难得一见的牲畜!


我还看见十来只雪白的家鸭,它们一定属于附近的哪个村子。鸭子们一副开心的样子,像集体出游一样,在大地上大摇大摆地游走。鸭子,的确该开心,它们对春天也许比别的动物敏感些,一边向往着可以浮游嬉戏的小河,一边迎接着即将到来的产卵期。印象里,家鸭对孵化的事一向不怎么感兴趣,记得小时候,母亲常把鸭蛋放进孵化的母鸡窝里,孵出来的小鸭子,母鸡也一并当成自己的孩子呵护,领着到处游玩、觅食。不尽养育后代的义务,自然就少了一份责任心,大大咧咧的鸭子,只顾自己活得自在。


东北农村,清明前后,农民差不多还是闲的,此时的大地里自然看不到一个忙碌的身影。在真正的春天到来之前,大地还在沉思、酝酿,农民自己也在盘算和构想着新一年的光景。种种沉思、酝酿、盘算、构想的过程,正如灌制一张春的光碟。不久,南风起来,按下播放键,春天的景象就会一股脑地流淌出来,草木绿,野花鲜,溪水唱,春鸟鸣。到处生机盎然,到处是劳动的场景。


春,也还真成了一张薄薄的光碟,你正看得起兴呢,不觉中,播完了。当属于夏季的热风扑面而来,蓦然回首,就只有感叹——这春天,过得可真快啊!

    乡下大嫂说的实在:春天,那是包子皮儿。咱北方的四季,皮儿薄馅儿大,日子都在后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