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诗(第1辑)

 

 

 

 

 

 

 

 

 

川美

 

春水

 

沿着春水蜿蜒的走向

沿着蛇引领的路线

神秘花园像丽人,等在三月

 

四季的开篇总让人欣喜

你读着胜利的太阳、溃退的残雪

柔风,种子,芽苞——婴儿之笑靥

 

青草的马车载着盛装的蝴蝶

奔跑在重生路上,只为

赶赴——前世的邀约

 

这浪漫的爱情传奇

结局恰如你期待的美好

而你多么开心——和神想到了一起

 

 

腾空的篮子

 

走出门外才发觉,春天来了

而整个冬季蜗居在小屋里

直到炉火已熄,回忆耗尽

蝴蝶走出狭窄的茧房

有什么,烦闷地走出狭窄的躯体

 

留下整个的空和整个的轻

仿佛一只腾空的篮子

被什么人挎在臂弯上

我期待他的到来,向篮子里

放进一把青草,一朵雏菊

 

 

一只松狮犬

 

倘不是颜料尚未备足

不知道春天有什么理由

在他古老阴凉的院子里徘徊

 

春天不来,小树林的暗淡

与我这孤独者的心情一般

——我的干草茎和残枝败叶的心情

 

一只松狮犬,站在林间光影斑驳的小路上

仿佛一个意念。我深信,正是它的出现

——让枯寂的树林突然活了

 

她穿着淡黄色“貂绒”大衣,神情淡定

“我来约会爱侣,女士,你来做什么?”

我来约会春天——却羞于坦白

 

 

延寿寺

 

有佛在寺中端坐,寺内的春天

属实比寺外来得早些

大雄宝殿前的方形空地上

阳光,瀑布一般自天空倾泄

 

明亮的反光如巨大的回响

在四周轰鸣,让耳朵只选择

惟一的诵经声,而眼睛

选择松树上最先回应的绿

 

微风轻摇喇嘛塔十二风铎

十二匹白马,正穿过

——时间荒漠中的十二个月

 

蹲在禅房前的小和尚

拈起一粒芍药籽,恍惚中

——园圃飞起两只蝴蝶

 

 

无名园林

 

整个敞开着,没有围篱

只有伸向内部的小路,若干条

从白昼的纯粹到黄昏的迷惑

一个成熟男子设下的圈套

 

走近你,走进,继而融入

栎树的阴影,奇妙的气息

与早春的画眉鸟的颂词

与坡地上胸毛一样的柔草

 

几乎就要变成你的一部分

潮湿的风穿过,不由分说地

占据你,充盈你的快乐的汁液

 

几乎就要把余下的时辰消磨

若非沉思的雨云适时而至

迷失的猫,回到她主人的屋舍

 

 

向春天预定

 

第一场雪还没开始融化

我已向春天预定了那片草地

——你知道它该铺在哪里

 

也预定了与草地相配的

蒲公英和鹅不食草,你知道

——它们各有几株、怎样点缀

 

预定了苹果树,是的,一棵足够

主干虬曲,枝繁叶茂

——是正宗的伊甸园品种

 

预定了蔷薇树篱,刚好能把草地圈住

至于燕子、蝴蝶和蜜蜂

——春天啊,自会慷慨赠送

 

还需预定一条小溪?灵魂一样

缠在你的腰上,流过我的双膝

——就这些,一切准备就绪

 

现在,让我们安静地躺下来

隔着九重黑夜,倾听

——啄木鸟“笃笃”地敲响木门

 

 

复活

 

白天是白的琴键,黑夜是黑的琴键

弹奏吧,伟大的钢琴家

让美妙的音乐融化额角的积雪

融化冰凉的孤独和石头一样的心

 

弹奏吧,让灵魂从泥土的梦中起身

穿青草罗裙,擦桃花脂粉

或者,扮成一只蝴蝶模样

在踏青者中把前世的恋人找寻

 

弹奏吧,请以流水的乐音

将他带到山间,僻静的溪水边

我将化身一条小鱼,把他吸引

 

再以轻柔的眠曲——弹奏吧

令他在溪岸温暖的浅草上安睡

我将用风儿的鹅毛毯把他裹紧

 

 

白日梦

 

傍晚,经过街边的一小片林地

看见积雪般的丁香花

——少女的紫与白

宁静。虚幻。恍惚一场白日梦

 

忍不住睁大眼睛

在花间寻找自己的面影

可是,我什么也没找到

除了紫与白,除了大团的白日梦

 

除了从白日梦里突然钻出的一只野蜜蜂

 

 

赶春

 

是什么,在前方招引我的心

——如此催促脚步,走个不停

像挑着担子赶集的人,为抢到

最好的摊位,用瓜果交换瓜果

 

春光荡漾——遥不可及的蓝

捉住眼睛。溢满蜂蜜的青花碗啊!

随后,芬芳的蒙药搀进南风

让苍白的嘴唇突然止住忧伤

 

“可这莽撞的蛾子,你是谁?

到处是春的地摊儿,你去哪儿?

除了丑陋的衣衫,你拿啥交换?”

 

果园里,一只蝴蝶早早地占据

一树梨花,仿佛占据一堆银子

它霸道的美令我猛然打个寒战

 

 

等待自己

 

就这样,又一个春天到来

我坐在溪岸上,等待

希望随后到来的是你

——我的过客,我尊贵的强盗

 

你带来的雏菊花早已枯萎

而芳香犹在,如你那甜言蜜语

当我坐在溪岸追忆

一只蜜蜂绕着我飞来飞去

 

这擅打劫的小东西

也来效仿你的不义吗

想着那被你哄去的种种

一丝快乐竟也盖过了怅惘

 

毕竟你的掠夺证实,我有过

花不完的金子。可是

何不把这装金子的口袋一并掠去

空空等你,就这样,更像等待自己

 

 

春天回来的时候

 

春天回来的时候,

我们看见树木重现山鬼的姿色。

树木也看见我们,以及交配期的雌鹿。

 

黎明中,到处是鸟儿醒来的鸣啭,

到处是美味的早餐和早餐的美味,

到处是翕动的嘴唇和明亮的不为人知的眼睛。

 

天空看见大地,如看见自己的倒影。

大地看见每一朵点亮泥土的生命之花。

溪水在转弯处回头,看到自己满是花纹的身子。

 

而死神,只有死神,透过血肉看见大地上

遍布白骨。一群贪婪的白垩收藏家,

忙于遴选他们想要的石头。

 

 

万物复苏,死亡逃离现场

 

到户外去,到春天里去

逃离阴郁慢长的冬天

仿佛囚犯为逃离牢笼窃喜

 

踩着沙沙作响的落叶穿过树林

披着透明的清风朝向原野深处

为小鸟善解人意的歌儿低低啜泣

 

万物复苏,死亡逃离现场

灵魂向复活的事物投去阴影

飞蛾,因自己的翅膀徒然受惊

 

一只怀着爱情的猎犬欣然上路

这里舔舔、那里嗅嗅

它,顺从内心卑微的欢乐

 

 

时序里有我不懂的秘密

 

这时序里有我不懂的秘密

像一场梦,从冬天直接跌入春天

跌进野花和浅草,像没翻越任何一堵墙

 

我们全都等到假释的日子

舒展筋骨,到处搜罗种子和根块

大地又一次给了生者从头再来的机会

 

太阳的蜜汁儿调进万物的食谱

燕子和麻雀尝到不一样的滋味儿

一只蝴蝶幸福地飞进自己的宫殿

 

春宵一刻!谁替我把华服缝制

好与桃花相配,搭上流水的舟子

去往预定而未知的下一段旅程

 

 

 

短歌

 

在漫长的等待中,你的春天

你从异乡迎娶的新娘

从风的舟子上下来

撩开面纱,给人看见好看的脸

 

盛宴排开,酒杯丁冬作响

我却失去从前的兴致

因为老了,经历过太多场面

因为谙熟,千里筵席总在一朝消散

 

眼睛不再留恋绝情的桃花

耳朵不为丁香淡紫的晨歌迷恋

倒是那小鸟消逝的翅膀让我沉思

 

消逝,消逝!时光的灰鸽子——

而你,欢乐的年轻人

挽起新娘,坐上她的四轮马车

 

 

 

让我变回一只鸟窝

 

难道不是因为你——终将归来

并加倍偿还大地丧失的花朵

我们才一再忍受冬天的鞭子?

 

难道不是如人们期待的那样

你一并归还我们被旧年的霜剑

劫掠的所有——那自身体的自然

 

飘逝的落叶——那自心灵的幽谷

散落的花瓣儿——那转身离去的

爱人的脸孔——哀怨的神情里

永不复归的绝决——

 

那斑鸠羞怯的眼神和不停祈求的

咕咕声——如今,难道不是你

在命他悔过——那样的时辰

难道不是你让我重新变回一只鸟窝

 

 

 

 

 

 

 

 

 

 

 

              1

两扇门扉紧掩,窄窄门缝一线;

恰似双唇紧闭,守住一桩秘密。

              2

可惜红漆斑驳,仿佛红颜逝去

可叹双唇苍白,恰似生命抽离!

              3

莫非,一个人进去,再不出来?

或者,一个人离开,永不复归?

               4

是什么留下来,并扎下根,

长成繁茂斑斓的五色地锦?

               5

是爱情对爱情的怀念和守望。

是死亡对死亡的装饰与赞美。

浑河上的桥

 

秋来,天气晴好。有三个晚上陪老公拍照片,也用我的小相机拍了几张桥的照片。存此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