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叶蝶(组诗)

 

 

 

 

 

 

 

 

 

 

 

 

 

 

牡丹园之夏

 

除了蝉鸣没有别的声音了

除了蝉鸣和轻手轻脚的风

除了蝉鸣和你眼里的一声叹息

 

热闹的集会散去,姑娘们已走薄雾浓云愁永昼

以及华美的罗衣、叮咚的配饰

在笑声中,搭上春日的舟楫

 

空静的戏园里,只留下

旧的道具、新的尘埃

看园的蝉,用琴声把八月填满

 

炎热的正午,葵花目光卷曲

像不堪困倦的少瑞脑消金兽

恍惚中,一些往事转过身去

 

一首诗的诞生

 

黎明,我在迷人的园中散步

一边把画眉鸟的音符品尝

美妙的甜漫上舌尖儿

 

另一条幽深的芳径

晨曦正把紫罗兰照亮

随后——梦中的缪斯登场

 

就这样,两个似曾相识的女子

撞个满怀。“哎哟!”“哟——”

笑声溅起四月的花香

 

一只孵化期的燕子回到巢中

幸福地等待——诗的精灵

破壳而出——伴着低低的叫声

 

枯叶蝶

 

先是在一丛蔷薇花上看见它

然后,在花阴下被遗忘的井沿

接着,在井中一只蟾蜍的瞎眼

 

枯叶蝶,哪里是昆虫的同类

分明是枯叶的灵魂

抑或是某棵枯树的化身

 

枯叶蝶飞起来,你看见

却不能摘到它

正如摘下一片淡淡的忧愁

 

——从苍老的老妇人的脸颊

——从旧日恋人的目光

——从花园里已然衰败的玉簪花

 

痛苦的级别

 

“我痛苦得要死!”

少女被失恋囚禁在牢笼里

不给茶饭,连睡眠也被拿去

 

刑满后,偎入另一个男人怀里

穿上鸽子的婚纱,涂上鸽子的眼影

公主的幸福不过如此

 

“是时间让我得救!”

时间却浑然无知,既盲又聋

否则,该为拣来的功劳得意

 

能剔除的痛苦,最多是颗良性肿瘤

而致命的爱情扩散到灵魂

至死也无法从烬灰中分离

 

心问

 

心问:您有多久没顾念我了?

我沉默不语,两颊灼烧

像纸片儿,瞬间变成纸灰

 

在脸面前,张开的双手猛然刹住

随后是一声惊恐的尖叫

——还好,脸仍保留脸的形状

 

而震惊于我不仅如此

倘不为心灵,我为脑袋活吗?

脑袋为嘴巴活吗?

 

嘴巴为骨头?骨头为衣衫?

瞧,这华美的袍子,纸灰的容颜

此外,是没来由的一派春光

 

我没有辩驳的理由

 

我没有辩驳的理由,只有粗糙的眼泪

一双曾经合脚的鞋子——

落满遗忘的尘埃,左右闷闷不乐

 

显然,鞋子也在抱怨我情薄

“好吧,现在,我是我自己的!”

——好吧,我已收复万里山河

 

沿着弯曲的海岸和笔直的地平线

野花用芬芳的旗语指引

心,与我相随,似年轻的侣伴

 

更多的时候,它是一只导盲犬

跑在前面,不时扭头温柔地看看我

——是的,它比我知道应该去哪儿

 

柏山清泉寺

 

柏——是我羡慕却不曾嫉妒的柏吗

从万株柏前走过,犹如走过众僧

我垂着头,为自卑的脚背自卑

 

山——是我深爱却不能久留的山吗

当比山大的寂寞压过来

一只小鸟的鸣叫就会把我带走

 

清——是我一眼望到底却不知底在何处的清吗

世事总是让我看酸了眼睛

又看酸了心

 

泉——是让我解渴却不会为我止渴的泉吗

它看上去是从深山流出来的

却更像流自佛的眉心

 

寺——是我只能走近却不能走进的寺吗

清凉的钟声洗净我的耳朵

却不能洗净我的血液

 

那以后……

 

那以后,我的杯子空着

——正如空着的心

我已不再为它斟酒

 

那以后,我总是低头走路

——正如习惯仰望夜空

我已不在意前方的风景

 

那以后,我一个人独处

——正如与你待在一起

听不到回忆以外的声音

 

那以后,我一定活了很久

——正如死去很久一样

想不起失落在尘世的梦

 

某个安静的午后

 

小像有邮票大小和邮票样的剧齿儿。

如果贴在信封上寄出去,

谁收到它,便是收到少女的忧伤和眼泪。

 

“为什么不是蜜糖或珍珠? ”

海水不是最蓝的,也不最灰;

天空不是最阴的,即使不最晴……

 

小像的我镜子的我影子的我

梦境的我河流的我,你的瞳仁的我……

某个安静的午后,一同到来。

 

围拢和沉默令十指不安。

灵魂——那从不露面的密友,

用权威的话语宽慰:“啊,别担心……”

 

天真的心

 

天真的心渴望梦里的荒原

渴望到达最远的远和最深的深

渴望一种召唤,神秘而不知来处

 

渴望大风从四面包围

砂子打在石头的脸上,像锋利的钉子

渴望疼痛,让石头流出血来

 

渴望时光倒流,太阳从西边出来

洪水再一次包住地球

渴望地球,回到永生的沉睡

 

渴望人类的种子在沉思中反省

然后,随万物重生

渴望婴儿像星星一样干净

 

清明,或探亲节

 

父亲,听到我走向您的脚步吗

早春,大地多么空旷

金黄的小路通向您的圆屋多么寂静

 

大风向我袭来,多像一群狗

狂热地舔着我的脸,却不伤害我

那是您饲养的家犬?在给您报信儿?

 

现在,父亲,不管推开哪扇门

请快些出来,接过我臂弯的食篮

烧酒。盐豆。烟草的香味唤醒冬眠的蜥蜴

 

在金色的苍穹下,世界的外面

青草装饰了您的庭院

时光,像牵牛花一样盛开——

 

石经寺

 

经书只为圣徒们打开。我相信:

一部经书就是一座神圣的寺院

一页经玉枕纱厨文就是一片神秘的花园

 

而我不是圣徒,连信徒也不够格

即使将我锁在这石经砌成的寺院

我对《甘珠尔》的认知也不比一只小鸟多

 

甚至,羞于以小鸟作比

在石经寺,我看见一只雨燕落在

佛塔上。仿佛塔尖儿的一个小饰物

 

而在高高的石经墙脚下

一队蚂蚁,依次爬上石经板

用触角阅读——我不懂的藏文

 

刊于《诗歌风赏》(2013第二卷 主编 娜仁琪琪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