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福鼎看茶去


川美11-1
 


 


人海茫茫,与一人相遇相知是缘;世界之大,与一地相倚相傍亦是缘。时常,走在街上,看人群潮来潮往,像水上浮木自顾漂流,一张张陌生内敛的面孔,难在心中兴起稍许波澜。周遭人影憧憧,眼中一片空茫,如此,近在眼前的世界虽是活动的人的世界,于心灵而言却难免有荒芜感。倒是那不期然的、哪怕千万里隔山隔水的一声呼唤,让人惊觉到与世间的联系。而那一声呼唤本身就是一条神秘通道,在瞬间让相距遥远的人相互抵达。


那个傍晚,我正浮木般地漂流在我北方城市的大街上。一整天忙碌工作后,身心俱疲,只有双脚清醒着,脚上的鞋子像两只欢实的狗,有它们带路,不用脑子也能找到家的方向。就在我穿过胜利街,朝家走着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随后便听到那一声远方的呼唤。美好的声音是否也像一场雨呢?它灌溉了我头脑里某些枯萎的神经。那一刻,多么快活,我的回应是否也像在雨中舒展的绿叶呢?


“川美吗?”


“是的。”


“……想邀请你到福鼎参加一个笔会,百名作家看白茶。”


“福鼎?白茶?”


“知道白茶吗?”


“不知道……”


“……福鼎是白茶之乡,想去吗?”


“想。”


“能去吗?”


“不知道。”


不知道——多么糟糕,好像我从来是个身不由己的人。


去的念头却朦胧中定下了。


等待的日子,深秋的北方万物凋零,而内心的茶园郁郁葱葱,且不时抛出饵料,钓住我心。多么不可思议,一个不曾听说、却仿佛命中注定的地方,从何时起就在远方等我呢?像呼唤一个渴望相见的人,忍不住暗暗呼唤它的名字——福鼎。


1020晚,终于等来起程的时辰,拖着箱包走进火车站。没有人送行,也没有一个同伴。事实上,这两样都不需要,我更喜欢沉浸于独自上路的氛围。当我在卧铺车厢安顿好,列车徐徐启动,望着站台上晃动的人影,望着不断后退的满城灯火,竟有种奔赴未知的茫然与神圣。


沈阳北至福州的K668次列车途经江西,我乘坐的那节车厢里有许多江西人,大概是一个旅游团,直到熄灯前,还在兴奋地用方言大声交谈——欺负我不懂江西话?我能听懂的,只有女人的笑声和一个婴儿不停的啼哭——哭和笑,没有方言。


对面卧铺上的女人,也是江西人。她和他们却不是一伙。她显然比他们安静得多,高高的额头,圆圆的脸,外加一身黑色长裙,我惊叹一个乡下女人怎生得一副高贵相,甚至她那有点严肃的表情里透着对大喊大叫的同乡的鄙夷。这女人与我一样独自旅行,只不过她是回到远方的家乡,我是到远方一个陌生的地方去。


我注意到,我们低声说话时,她从不使用方言。我问她到哪下车?她愉快地回答,进贤。“进贤是县城,下车后还要转乘汽车才能到家。”她补充说。她是来沈阳看儿子的,两个儿子都在沈阳做医疗器械生意,都在沈阳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她跟我年纪相仿,看起来要比我年轻,却已是两个孙子的奶奶了。当她说着这些的时候,语气中有抑制不住的骄傲。


交谈中,她也问起我到什么地方去。


我回答:到福鼎。


又问,出差还是走亲戚?


我答:看茶去。


她自然听得懂我的话,但未必懂我的意思。她也不多问,一副有修养的样子。


次日晚大约9点钟,她下火车了。我们微笑着道别,俨然老熟人一般。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我的。两个萍水相逢的女人,终将融入各自的生活,也许永生不得再见,而一段孤独之旅的相互陪伴,在彼此心中种下温暖的种子,至少我相信,我心里有一小块地方将成为留住她那一粒种子的土地。

One thought on “到福鼎看茶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