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在《天津文学》(第6期)上的几首

 

1. 搁浅的老船

搁浅的老船斜倚在河滩上

一半浸泡水里

一半陷入泥泞的尴尬

像病入膏肓的人,滞留床榻

一只脚迈进死亡的门槛

另一只脚,迟疑不决

隔着薄雾,在孤寂中

等待一只手的触摸——绝望

来自单纯的树木和更单纯的鸥鸟

风中,腐烂的气息让河水皱起眉头

远方,迷茫的海上

一些船只驶向更广阔的迷茫

2. 沉入内心

首先,必须把自己锁在孤独里

垂下眼帘,沉入内心的秘室

在灰暗中找到那棵最先明亮的树

你看见树叶变绿,闪着光亮

在早春的微风里轻轻颤动

甚至,两只云雀坐在树冠里唱歌

然后,你看见那小男孩蹲在树下

表情严肃地观察蚂蚁

童年的光阴,流进身旁的小溪

——是的,除了尚可抓住的记忆

已无处找回逝去的事物

除了在孤独的内心,不停挖掘……

3. 芦苇

秋日午后,走进无边的苇海

潜入自然纯真的合唱方队

成为一根——无须思想的——芦苇

把心清空,想要修得芦苇心性

中断前世线索,也还不够

还要中断——来生的梦

俯仰间,只有天空、大地

——秋风酣畅

斟满世界的水晶杯

快乐等待,神秘时刻降临

熟透的太阳坠落西天

惊飞鸥鸟,溅起沁凉的晚霞

4.记忆之井

记忆之井隐藏在我们自身的什么地方

你静下心来,便能看见它

摸到它光滑阴凉的井口

伏下身子,让眼睛适应黑暗

就能看见井壁上的植物,绿如童年

看见苔藓,失去痛感的片片疤痕

然后,在幽暗的水面遇见自己

似曾相识的脸,仿佛来自地狱的兄弟

你用呼唤换来他嗡声嗡气的回音

垂下木桶,一些往事被提上来

成为滋养来日的另一种水

直到死亡封住井口——封死幽暗之花 

5.晨雾

大雾的早晨,无法看清

十米之外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松鼠怆惶逃离,仿佛失去城池

大雾让森林窒息

漂浮的树梢成为梦中幻影

——当遭遇不可避免的末日之水

一只大鸟奋力飞行

扇动的翅膀如绸缎制成的黑披风

这快马上的骑士正把什么消息传送

火车穿过浓雾呼啸而去

车窗印满惊惧苍白的脸孔

一些劫后余生者乘上“挪亚方舟”

6.火车在旷野中穿行

火车在金黄色的旷野中穿行

路途遥远,永无止期

——仿佛去往玄想的隔世

列车掠过村庄、树林和池塘

醉心于速度的白色快感

车厢里有人哼唱:“做一只鸟”

一只鸟越过树梢,朝相反的方向飞

你听不到鸟鸣,却看到它欢乐的脸

一只鸟对自己哼唱:“做一只鸟”

大地上,总有两三棵树,走出林子

因安静和尽职被选为守墓者

——死亡,让土地生出丑陋的疥子

7.失眠

一道奇妙的树篱密匝匝爬满藤蔓

快要发疯的小兽

急切找寻可钻入的缝隙

它绝望徘徊——在外面

每夜,相似的一幕

如期上演——不停变幻

树篱上长满芳香枝叶

枝叶间有浅灰的脸孔和呼吸

浅灰的嘴唇,流出甜蜜

快要发疯的小兽抢在发疯前死去

死亡越过树篱,越过睡眠本身

——在黎明蓝色的被单下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