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日出

 

一年中,总在季节轮回的交错处到浑河两岸的大自然中走走。春草发芽,夏花繁丽,秋叶飘零,白雪皑皑,四季不同的景象对应着不同的心境。但是,看冰河日出还是第一次。

为了看到日出,我们在黎明时分进入浑河岸边的五里河公园。此时,整个城市还在沉睡之中,不睡的是桥上的灯火,在微白的天光衬托下,宛如睡美人头上的发卡。

冬日的浑河有一种庄重、沉静之美。绵延的河道因冻结而静息,无波纹,无水声,冰面平坦似陆地,向远处伸展,幽深旷远,白色的边饰,是不断封冻而凝固的波浪。码头上,游船冻结在水中,船上有过的欢乐和笑脸已属于逝去的夏日。岸畔可见一丛丛芦苇,虽已干枯,却不失窈窕淑女的纤秀婉约,微风轻浮,窸窣舞动,给冰河增添着雅致。在一处类似钓鱼台的地方,有一片水域没有结冰,水面上不停升起袅袅水气,像一个天然温泉浴池,池中居然浮着两只水鸭,悠闲地泡着温泉浴,让岑寂的冰河现出几分灵动与生气。天地间一派宁静肃穆,唯林中鸟儿间或发出一两声鸣叫,不甚响亮,如似梦非梦中的呓语。此外,是冰裂的声音,轻而短促,不是人类的语言所能描摹。

我们一边拍照,一边耐心等待日出。

说来有趣,第一次欣赏浑河日出胜景,竟不知太阳将从河的哪个地方升起。按习惯说法,我们所站的位置应该是河的北岸,那么太阳应该从东边,也就是我们左边很远处的富民桥方向出现。我们一厢情愿地把期待寄予那里。属实,那是个不错的地方,地域开阔,又有一座美丽的斜拉桥陪衬,日出冉冉,岂不美哉!远远地,我们已经能看清桥的线条了。

然而不久,就在对岸的国玺和江弯城两处楼宇的剪影之间,天际上突然现出淡淡的红晕。显然是日出的迹象。那红晕像一片薄薄的帘幕,渐渐变浓。而太阳并不急于露出脸来,你尽可以想象那帘幕后面的美人“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的样态,忍不住怪她不该磨磨蹭蹭。可一眨眼的工夫,发现那张红红的脸儿忽地抬了起来,先是额头,继尔脸蛋儿,接着下颏也露出来了,然后,像似猛然从坐着的绵榻上站了起来,一下子就升高了。高,且明亮,光芒四射,让你再看她不得。再看,眼睛就花了,眼前一下子出现好几个小太阳的晕影!一幕精彩的短剧,差不多只有三两分钟的样子。真是让人意犹未尽。

我想,日出之快,也许是由于有楼宇作参照物的缘故。等它贴着天壁继续上升,特别是升上中天,再没有什么可参照的时候,它看上去简直迈不动步子,而一天还是如期结束了。难怪人们慨叹:太阳挪动的脚步多么慢,而日子消逝得多么快!

太阳出来了,将万物纳入她的宫殿。仿佛受到日光感应一样,桥上的灯火瞬间熄灭,而远近的楼宇和树木全都明亮起来。林中的小鸟欢快地鸣唱,翅膀扇动着,不知怎样做着晨起的第一件事。树木呈现出明快的面貌,褐色的枝干线条清晰,显出冬日特有的可爱。河边用木板铺的甬道上,已开始有人晨练,步行或慢跑。一个美好的冬日之晨,虽天气寒冷,却如此令人愉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