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棵油松下的清凉世界

炎热的正午,克俭园里热浪扑面。草地上,青草萎靡,懒散偃卧,睡着了一般。几株孤立的小树无处躲藏,叶子贴紧枝干,像身材单薄的孩子裹着半干的床单,瘦小的骨骼历历可见。园中小路,也被太阳烤得滚烫,融化了似的,热气烘人小腿。

炎热让世界变得安静。画眉鸟嗓子冒烟,唱不出歌来了。麻雀本不善歌唱,这会儿更是无心练声,闲散地聚在树下,连闲谈的心情也没有,只在你经过时,忽地撒开一张网,向前抛去,那么协调一致,仿佛翅膀与翅膀间有无形的丝线穿着。蝉或蛩的叫声是有的,只是过于平直绵长,波澜不兴,让人想到干旱的河床,无端饥渴,有胜似无。至于人声,我唯一精通的一门语言,来自小路左边不远处的凉亭,语句短促,伴之以“啪啪”的敲击声,我懂得,那是有人在下棋。人声也来自右边的一片杨树林。那些杨树已有些身量,树冠不很大,却也足以遮阳,成为人的隐蔽所。树下备有木制长凳,可躺可倚。此时,若干长凳均被占据,十分妥帖地躺着各种姿态的人,躺了许多年似的,人与凳成为一体。我听到的梦呓一般的咕哝声,便来自那些长凳,遥远,虚幻,像似另一个世界的声音,而我自己像一个梦游者,在火辣辣的大太阳下行走。

便是于漫无目的地行走中,遇到七棵油松。七棵年轻的松树,七兄弟似的围成一圈,直径均约二十几厘米,树冠十分茂盛,枝与枝交叠,构成一个天然的绿色穹庐。树木围起来的一小片地盘,大约有十平方米,泥土的地面又硬又平,不生寸草,只有松针的影子一朵一朵印在上面,像冬天玻璃上结的窗花,别致而清凉。这空地显然是被人修整出来的,也许属于某位习武者,清晨或傍晚,躲进一方清静之地修习太极,不知有多惬意!而此时,穹庐空着,没有人来,像事先腾空留给过路人歇脚的驿站。这穹庐自然也没有门户,任何两棵相邻的树木之间都是敞开的大门,迎迓你的到来。我渴望着这小小的清凉的乐土,毫不犹豫地走进去。我发现,走进去的感觉与在外面有所不同,从外向里看是一种窥探,看见的是小,从里向外看是一种张望,看见的是大,而一个人只有在成为某个居所的主人时才有向外张望的视角。现在,我便成了这穹庐的主人。在圆形的厅堂中央,我像圆心一样席地而坐,毫不介意泥土的地面会弄脏裙子,在我看来,也许泥土才是最干净的地板。我的臀部和大腿感受着来自土地的沁凉的湿气,上身也由于树冠的遮蔽变得凉快了。心,更是十分安贴,被清空了一样,没有一点杂念,只想能这样长久地、长久地坐着,向外张望,看悠远的白云,晃动的枝叶,或者,草地上花瓣一样安静的蝴蝶,仿佛原先漫无目的地行走到此才算有了目的,而这目的如此简单、容易,又确乎实在算不上目的。

这样坐了许久,忽而有了新的发现。原来,这穹庐里真正的“主人”就在身边,它们始终不声不响地忙碍着不为我所知晓的事情,对于我的到来毫不理会,既不说“请!”也不说“出去!”更不以任何报复性的小伎俩驱逐我,仿佛我是“无”,或者是并无妨碍的石头一样的东西。离我最近的一位好奇地用触角碰了碰我的鞋子,觉得无趣,转身走开了;另一位不知何时爬上我的裙子的一角,大概像翻越一座假山一样,头也不抬地过去了。

我尊之为“主人”的,无非是些黑头黑肚、尖嘴细腰的蚂蚁。

以人的审美和价值观评判,蚂蚁长得丑陋,却兼俱诸般美德。一位叫吉姆·罗恩的美国学者曾教导年轻人学习蚂蚁的“四部哲学”。第一部:永不放弃。蚂蚁想奔向某个地方,如果你设法阻止,它们就会另辟溪径,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第二部:未雨绸缪。即使在夏天,蚂蚁也会积极储备过冬的食物;第三部:期待满怀。蚂蚁在冬天里时时提醒自己,“冬天不会持续太久,我们很快就会到外面去”;第四部:竭尽全力。蚂蚁在整个夏天会全力以赴尽可能多地储备越冬的食物。除了美德,蚂蚁这种小生灵还有着非凡的智慧。据说它们过着社会性生活,有严格的劳动分工,并有一整套生存策略,它们能够合作捕食、建造巢穴、哺育后代,甚至懂得种植蘑菇之类的真菌,也能像人类养殖和放牧奶牛一样,养殖和放牧可为它们产蜜的蚜虫。它们为自己建造的房屋井井有条,有皇后的宫殿,有育儿室,有食物储藏间,全都安全适用;有街道,四通八达。仔细察看,我身边的泥土地上就有几个米粒大小的洞穴,显然,那是蚂蚁的地下建筑的出入口,而我坐着的这一小片地方,当是它们活动的“广场”,或者是一幅另类的“清明上河图”。

可惜人的眼睛没有能力透视蚂蚁的地下世界,但想想就在你的脚下,另一种精灵的社会不为人知地存在着,它们有严密的组织结构,有独特的生存方式,有神秘的语言,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信息技术,这一切怎能不让人感叹造物的神奇!

小小的蚂蚁已令我心生敬畏。想到自己这席地而坐的霸气,简直是对这些小神们的冒犯,我立即从地上站起来,躬身退出穹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