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感激的话




川美近照-2




210湖南《文学界》编辑远人先生辗转打来电话,约我做3月号的专辑,所有文字影像资料等,只有一周准备时间。我应承下来,欣喜中更多的是压力。细心的远人发来电子信,罗列了全部需要准备的内容。我快速筹划着该从何处下手。作品、评论现成的,棘手的是访谈、印象和其人其文。我在心中权衡圈定出人选——朋友中相对了解我的人。


给诗人、诗论家马永波打电话,邀请他为我作访谈。永波很忙,还是答应了。恕我头脑单纯,事后才知道,永波答应给我作访谈,不仅要放下手中的工作,还要“放下架子”,把自己置于采访者的低处。


给诗人、作家李轻松打电话,请她给我写印象。轻松语气中开始有些迟疑。我知道,我真的是在为难她了,她日夜赶写剧本呢,要按时交工的,眼下最吝惜的大概就数时间了。而且轻松是做事认真的人,答应给人写东西就得认真写,这无疑又要额外地耗费时间。不知为什么,一向羞于开口求人的我,那天显得特别坚持,抓住轻松不肯放手了。好轻松,三天后给了我一篇精短的美文。我在回信中说,“印象”也许不完全是我,但它是指给“我的方向”。


为了迅速征集到“其人其文”,我选择十来位散文和诗歌界的朋友群佳节又重阳发了短信。短信发出不久,手机铃声立刻响个不停。一段段精彩的评语带着真情展现在眼前,让我读得感动。欣喜,天南海北的朋友们,不仅热心,且对我的人品作品有着大体一致的把握。“低调与安静”,呵呵,就是这个样子的:)我手机里,至今保留着那些短信舍不得删。


一切准备就绪,远人临时来信说,他看好了我译的《鸟与诗人》中惠特曼的诗歌《不停摇动的摇篮》片断,想让我把整首诗译全,一并刊出。老实说,我当时不知道这首诗有多长,担心时间紧完成不好。想作罢了,幸好在网上找到原诗,一口气译下去。真得感谢远人,不是他,我也许永远不会译这整首诗的。这首译诗刊在专辑的作品中,远人为此加了编辑按,说相对于已出版的旧译,“川美的译本更为直接、更为饱满,语言也更为丰富”。我不敢将溢美之词打包全收,但远人对艺术的真诚和对编辑工作的职业精神,令我感佩。


专辑中原定还有一项关于文学方面的书信往来,我选了跟诗论家王珂先生的几封电子信。因是私人信件,想到应事先征得王先生同意,便将两人信件整理好,全部发给他。当天深夜,收到王先生回信,他不仅支持,还高兴地把那些信放在了他自己的博克里。也许限于篇幅?那些信可惜没有发出来。有一点点遗憾呢,那是些有趣的通信:)

    收到《文学界》3期样刊快一个月了。因忙于译巴勒斯的两本书,闲暇无多,今日抽空写下这几句话,以此感谢《文学界》杂志特别是远人先生的关照和厚爱,感谢参与我专辑的所有朋友们!我热爱你们,祝你们永远幸福!

7 thoughts on “一些感激的话

  1. 川美你好:
    我是沈阳老乡,在《诗刊》上才看到你,知道你,上网来找你。看了你的诗写得非常好,很喜欢看,也欣赏你的写作风格。不知道你的诗集是否有卖的,我想珍藏一本。
    我的博客 http://blog.163.com/lz_5760/。

  2. 终于找到川美老师,问好。这么久,终于可以说谢谢了。感谢您在“新散文”中选了我的《比永远多一天》,《沈阳铁道报》已收到。同时祝贺您的专辑出版,应该大贺。夏安笔畅!

  3. 亲爱的川美你好,看到你的专辑!很喜欢!
    又在译书啊?!

  4. 祝贺!川美学会客气了,好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