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逝的风俗画》之端午节


09529


 


端午节前半月,街市已日渐有了过节的气息,小贩在路边支起简易货架,上面挂满五颜六色的彩线和彩纸扎的小葫芦,引得小孩子和爱美的姑娘伫足,小孩子有大人宠着,选了好看的小葫芦喜滋滋去了;姑娘们指尖拈着五彩线,挑过来拣过去,在嫩白的腕上缠绕着、比试着,很喜爱的样子,却不立马买下——总要等到节日近些吧!可又能“近”到哪儿去呢?不几日,就有腕上、脚踝上缠了五彩线的姑娘频频从眼前掠过,鲜艳的彩线给青春的生命平添着美艳与活力。眼里看着,心下艳羡着,只是,决不会效仿了。美——有些美,是仅属于年轻人的专利。


端午节,不可少的是粽子。说来有趣,传统的中国节,全都少不了一样主打吃食。似乎你过的每个节日,首先都是嘴巴的节日。尽管富足的日子里,不用等到过节才会吃到饺子、汤圆、粽子、月饼,但这些节日食品似乎只在节日里才能回归本来的味道。不能不说,嘴巴遗传的对食物本能的追忆能力远胜过意识强加给它的。近日,宅区附近的菜市场上,总能看见一个白胖的女人,当街经营粽子,她是现包现卖的,泡好的糯米,雪白,泡好的竹叶,葱绿,泡好的马莲,柔软绕指,她变戏法似的在手上舞弄着,一会儿一只有形有款的粽子就成了,码一大盆,她男人在旁边支个大蒸锅,把包好的粽子煮熟,码在另一个大盆里。媳妇包粽子,默不作声,精力都在手上了,男人却是一边忙乎一边哟嗬:“刚出锅的粽子!”平日里见超市卖的粽子,想都懒得想一下的,现在路过小小的粽子摊儿,竟会忍不住望一眼,甚至忍不住要买两个尝尝了。


北方的端午节没有龙舟竞渡的传统,吃了粽子,这节也就过完了。兴许是屈原生活的中原楚地离我们北方太遥远,北方人过端午节从来没有南方人那样喜兴。小时候在乡下过的端午节,甚至跟屈原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端午节在农历五月初五,乡下人习惯称它“五月节”。五月的大地上,春天播种的作物已长到及膝高了,绿草青葱,河水丰盈,气候不冷不热,是一年中最好的光景。乡下人家的小院里,种下的蔬菜,秧棵也长起来了,不过,土豆花还没开,黄瓜花、豆角花也没开,那些真正称得上家花的,西蕃莲、虎皮莲之类,也只是猛长身板儿的时候。园子里应时盛开的只有芍药和刺枚。每年,芍药与刺枚打骨朵儿的时候,五月节就快到了。女孩子们帮大人忙完农活和家务,开始翻箱倒柜,找出各色布头儿,一根一根抽五彩线,红,黄,蓝,绿,紫,拈成一条彩绳,留着五月节那天缠手腕上。还要用白麻扎个小巧的笤帚挂在胸前,扎笤帚的箍儿也使用五彩线。像我姥姥那样有些年纪的老太太,会用桃树枝削两只小棒锤,吊在发髻上,走起路来,颤颤荡荡,挺美气的。艾蒿和防风,要等到五月节的前一天晚上才能采,而且一定要等到太阳落了以后。白天,下地干活的人会留意哪片荒地上艾蒿和防风长得好,收工的时候就顺便采回家。有女孩子的人家,女孩子们也会结了伴,天黑后到野外采艾蒿。采来的艾蒿悬几枝在房门上,插一些在屋檐上,剩下的放阴凉处慢慢阴干。艾蒿和防风有除湿去寒的功效,据说可以用熏蒸的土办法治病,不过我从没见家人使用过。我们只用来在三伏天里熏蚊子。


五月节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母亲就把孩子们喊起来,催促着去洗脸——不是用水盆洗脸,是到村边的麦地里用露水洗脸。所以不能晚,晚了,太阳出来,露水就下去了。此时麦子刚刚抽穗儿,麦粒里裹着一股甜浆,我们用麦叶上沁凉的露珠洗完脸,回去的路上总忍不住剥些麦粒在嘴里嚼,嚼成面筋,像泡泡糖的粘饴一样,没有泡泡糖甜,却绝对“绿色”,嚼着嚼着,咽肚里了。北方的大地上不长竹子,不产糯米,我小时候的五月节上是没有粽子吃的,连粽子是什么也没听说呢!我们的五月节指定食品是鸡蛋,条件好的人家,每个孩子可以分到两个鸡蛋,一般的也就只有一个鸡蛋了。从麦地里回来,母亲就把鸡蛋煮好了,分给孩子们。鸡蛋在手心里捂着,热呼呼的,舍不得剥开吃掉,揣兜儿里找玩伴显摆去,看谁的鸡蛋又大又红。


五彩线和小笤帚是在五月节的清早戴在腕上、挂在胸前,记不清一周还是两周之后,要取下来,埋在车辙里。五月节到此也就过完了。


小时候在乡下过的五月节应该比今天在城里过的端午节更原始,它没有纪念屈原那样宏大的主题,而仅属于古老的、纯朴的除病祛邪的习俗。但显然有着自己的特色,每个细节都暗示了人与天空、与大地、与自然、与未知世界的融合。


许多年没在老家过五月节了,也不知道故乡人如今过的是哪个版本的五月节。人们肯定会有粽子吃,市场经济可以让商品流通到每个角落;也会在电视上看南方人赛龙舟,肯定也早听说了屈原的事,知道了端午节跟这个人的关系。信息时代,文化的同化力是多么强大、多么无穷啊!我们是无力留住什么的,而乡下人的不自信,会使传统更快地淹没。


那片土地上的姑娘们,还会在五月节这天戴上自己亲手做的五彩线和小笤帚吗?她们还在日落后去采艾吗?还在日出前用露水洗脸吗?……


——我已不敢想象故乡还葆有那朴素淡雅的风俗画。


 


4 thoughts on “《远逝的风俗画》之端午节

  1. 问川美好。
    《潜意识·暗示·真实 ——读川美2008年散文若干》拙文贴在新散文和我的博客上。

  2. 公务繁忙依然笔耕不辍,真的好好佩服于主任!

  3. 川美您好:我目前已经收集到汶川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诗歌书报刊图片资料1000余件,筹备中国汶川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诗歌资料展览馆,但是目前急需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诗歌手稿。拜托将您的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诗歌代表作1——2首尽快用钢笔或碳素笔抄写挂号寄来:165036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委组织部姜红伟收,望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谢谢。另外,请将此消息转告您的好友,请他们也给予大力支持。盼回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