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树》(组诗)

 

 

 

1.赶在秋的前面

显然,这一轮季节里已没有春天了

它的功绩完全被夏天取代

而夏天一再加深我的睡眠

我已如此习惯被睡梦拖到深处

除了唤醒黎明的麻雀的叫声

什么也不能垂下钩子将我吊上来

总是,不情愿地告别奥菲莉亚池塘

湿漉漉的头发沾满荷香。总是,

怀着复活的喜悦,却又很快黯然神伤

雨后,红王子树丛繁花零落

白葡萄串儿珠光闪闪。小路上

谁在轻念:“务必赶在秋的前面……”

2.爱情是一个动词

现在,我用过来人的口吻说:

爱情是一个动词。爱,变化无常……

就像一匹自由惯了的野马

而我们,从来就不是好骑手

的确,也有过征服者的荣耀

可舒舒服服骑在背上的时间总嫌太短

——瞧,幸福来不及像野花绽放

已被它尥起四蹄猛然掀翻

远远地,这野马甩开我们

独自游荡到隐秘的天边,似乎

那儿才是它逍遥自在的乐园

火焰复灰烬,黎明复夜晚

努力最后一次抓住缰绳,却疲惫不堪

此后——死心塌地将其厌倦

3.过程与结局

是你用古老的爱情之犁

耕种了我同样古老而沉睡的土地吗

我这烂漫的爱情之花

多像四月里芬芳的苹果树

瞧,我怎样全然铺展,任你采摘

从每一处肥沃的山谷

从寂静安然的山坡的树阴下

从欢快清凉的永不枯竭的泉水边

又怎样借助神的力量,凝聚成

一只成熟而甘美的果实

任你尝尽果皮、果肉与果汁

现在,爱人啊,我将看着你

怎样把难堪的果核处置——我的灵魂

就包裹在那墨玉一样黑亮的种子里

4.宛若出浴

宛若出浴,又一次浮出睡眠之海

裹着晨曦的浴袍与万物一同上岸

宛若鸟中之鸟,飞升且鸣唱

于天地间,把生的欢乐播撒

宛若水边一株卑微的紫罗兰

把爱情染成单一的颜色

宛若遭遇驱逐的国王

再回不到梦中的疆土

5.当春天再度造访

当春天再度造访我们的寄居地

在紧闭的坟墓前,它伫足

倾听河水呢喃,梦靥一般

间或,一两声咳嗽

来自去年住在此地的一位老妇人

稍迟疑,照例留下红桃绿柳

不像我们,偏向石头刻下

“到此一游”

一阵旋风,倏然跃上青冈

竟是我们的松狮犬——急切的灵魂

6.奔走

在林中奔走,我是一棵奔走的树

以树的眼光看,我何其自由

——自由,缘自它们身不由己

我往来穿梭,会见每一位故旧

包括一位旧情人。在水边

用亲吻怀念一朵揉碎的雏菊

我知道,背靠的榆树不会无动于衷

它轻轻颤动,就像某个夏日黄昏,看见

两枝纠缠的并蒂莲,我喉咙发痒

另一个黄昏——啊,并不遥远

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树们集体奔走

而我,成为一座凝固的石头

7.山谷

 

走进山谷,走在低处

任卑微的事物高过肩膀

任溪水命运般尾随,悄悄地

在脚边,在前头,在后头

任它预半夜凉初透言最哀婉的结局

抱怨、诅咒,把泪珠咬碎

任它转身,消失

把你丢在阴翳的密林里

而山谷,即便低谷已不能再低

你忧郁地垂下头

看见,更卑微的青苔

努力托举你的双脚

 

 

8.醒来

 

每天在黎明中醒来

每天在鸟声中醒来

——黎明,这宇宙的蛋清

——鸟声,这钳破蛋壳的尖喙

我用清澈的目光向你们问候

而夜晚,我合上眼睛前

常常不记得用温柔的声音跟你们

道晚安——可道别,从来不曾间断

每一场睡眠都是一次排练

总有一天,不再睁开眼

黎明,请照例朝我眷顾地俯身

鸟声,请依旧把我的名姓轻唤

9.致BY

你爬上岸。走开了,朝自己选择的路

脆薄的黎明裹着天大的秘密

这太像一场戏剧的结局么

在我,却是开始。滑向无底的泥沼

整个身体成为一截槽朽的木头

并成为自我的肥料

向路人献出羞涩的苔藓

距离从来不是那些高山长河的阻隔

距离,是生者访问死者而永远敲不开的眼皮

10.墙

看见那堵墙了么,亲爱的

听见墙外的音乐了么——

不是音乐,是永恒的时间潮汐

是鸥鸟唱诗班永无止歇的歌儿

可是,别用指尖儿碰触那阴凉

并以“恐惧”道出全部手感

最好,乖乖地,绕过墙根儿

别去打扰死神的睡眠

也别猜想墙那边的景象——

梦啊,总是选中它自己的设计师

一切布置好,就恭迎你出场

神呢,他一念之间成就的伟业

不过也是这墙壁一样简单

生,是活向这边;死,是活向那边

11.生命树

一个人,由生向死的出发,无非

像一棵树,由泥土向空中——天空

旷野,林地,街角,溪岸

何处可生息——这,不由你

沿主干发展的命程,好歹一段

以枝桠成就的形态,充满可能性

有了念头,就发一片叶子

念头生生灭灭,叶子飘飘落落

 

谁与你为邻,谁为你做伴

风迟早会给个说法,勿论好坏

一个人经历的风雨一定没有树多

一棵树体验的磨难却比不上人

好运气便是有凤来栖

而死亡时刻在暗处尾随

你好奇,就挖开泥土看看树的反面

树的根脉,通往神秘的幽暗之泉

12.时间在流逝

时间在流逝

一个瞬间接替另一个瞬间

像波浪之叠印,绵绵不绝

你可以说,一个波浪的奔赴

是为前方等在水边的一棵青草

起初是这样。但,拥有就抛弃

智者早看破了时间的虚情假义

可除了永恒的死亡

有什么办法留住它呢

看啊!这遍地黄花,这时间的妓女

每一刻都在卖俏,却无耻地微笑

仿佛,微笑是那换取的面包

载于2011年第2期《蓝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